諸葛恪 Zhuge Ke

諸葛恪 Zhuge Ke諸葛恪 Zhuge Ke(203年-253年),字元遜,琅邪陽都(今山東沂南)人。三國時東吳重臣諸葛瑾之子,東吳的權臣和太傅,後遷升為大將軍(一說官至丞相)。

諸葛恪少有才思,辯論應機,莫與為對。及長,英才卓越,超逾倫匹。令孫權大為欣賞。222年,諸葛恪弱冠成年後即被拜為騎都尉,與顧譚、張休等人隨侍太子孫登講論道藝,成了太子的賓友。後來,諸葛恪又從中庶子轉任左輔都尉。

一次,孫權見到諸葛恪,問他:「你的父親和你的叔父(指諸葛亮)誰比較優秀?」諸葛恪應聲回答:「我的父親比較優秀。」孫權問他原因,諸葛恪說:「我父親知道侍奉誰為君主才對,而叔父不知,所以我父親比較優秀。」孫權聽罷大笑,便命諸葛恪依次給大家斟酒。

諸葛恪斟到張昭面前,張昭已有了幾分酒意,不肯再喝,對諸葛恪說:「這樣的勸酒,恐怕不符合尊敬老人的禮節。」孫權說:「你能否讓張公理屈詞窮,喝下這杯酒?」於是諸葛恪反駁張昭:「呂尚年九十,依然高舉白旄,手持兵器,指揮部隊作戰,還沒有告老退休。如今軍隊上的事,將軍您跟在後邊;聚會飲宴的事,將軍您總被請到前面,這還不夠尊敬老人?」張昭無話可說,只好飲酒。

後來蜀國有使者到來,群臣集會。孫權對蜀國使者說:「這個諸葛恪很喜歡騎馬,回去告訴諸葛丞相,為他的侄子選一匹好馬送來。」諸葛恪當即跪在孫權面前拜謝,孫權感到奇怪,問他:「馬還沒有到為何就當面稱謝呢?」諸葛恪說:「蜀國就好像陛下在外面的馬廄,如今有了旨意,好馬就一定能送到,我如何敢不謝呢?」

諸葛恪曾多次要求自己領兵平定居於丹陽山上的山越人,諸葛恪認為丹楊山勢險峻,民風果敢剛勁,以前雖也在那裡徵發過兵眾,但征的不過是邊緣縣分的平民,很少有深遠腹地的人。想去把那裡的兵員全部調發出來,並說,只要三年,就可徵得甲士四萬人。朝中官員議論紛紛,都認為丹楊地勢險阻,地形四通八達,那裡的百姓自製兵器,崇尚習武,出山就為強盜,朝廷出兵征討就躲回山中不見蹤影,自漢朝以來就無法管制,當時的人皆認為不太可能,連父親諸葛瑾亦認為不會成功,更說:「諸葛恪若不能令我家大為興盛,便會讓我家血流遍地。」4

可是,由於諸葛恪堅稱他必會成功,孫權於是在234年提拔諸葛恪為撫越將軍,領丹陽太守。諸葛恪上任後實行堅壁清野政策,成功逼山越人向朝廷投降;諸葛恪更下令不得對投降的山越人有所懷疑或拘禁他們。後來臼陽長胡伉拘禁投降的惡霸周遺,諸葛恪以違令為由將胡伉處死,其餘未投降的山越人見此,認為朝廷只想他們出降,並無加害的意圖,於是不論老幼都相繼出降。孫權為嘉狀諸葛恪平定山越的功績,拜諸葛恪為威北將軍,封都鄉候。諸葛恪出兵襲擊舒縣。後來更曾意圖攻擊壽春,因孫權認為不可能成功而被阻止。

243年,魏將司馬懿欲攻諸葛恪孫權想發兵接應,可望氣者說不利於出兵,於是讓諸葛恪移守柴桑(今江西九江市)。

245年,諸葛恪得知丞相陸遜猜疑自己,便寫信給他(諸葛恪陸遜書),講述不能聽信讒言而責備,應該互相配合,以大局為重。諸葛恪因為知道陸遜對此而有意見,故此稱讚他所說的道理。不久,丞相陸遜去世,諸葛恪升為大將軍,假節,駐武昌,並代替陸遜領荊州事。

後來孫權不適,見太子孫亮年幼,便命令諸葛恪兼任太子太傅,中書令孫弘兼任太子少傅。公元252年,孫權病危,眾人議論託孤後事情。孫峻認為諸葛恪的大器可以輔政,亦可輔助大事,當今大臣不能與諸葛恪相比。但孫權諸葛恪剛愎自用,為了保住後主,最後選擇諸葛恪4又召集大將軍諸葛恪、中書令孫弘、太常滕胤、蕩魏將軍呂據以及侍中孫峻處理身後事。第二天,孫權去世。孫弘平時與諸葛恪不和,害怕以後受制於他,便封鎖孫權去世的消息,想矯詔除掉他。諸葛恪聞知,誅殺孫弘,發布孫權死訊,為之治喪。孫亮即位後,拜諸葛恪為太傅。諸葛恪為收取民心,廣施德政,取消監視官民情事的制度,罷免耳目之官,免掉拖欠的賦稅,取消關稅。每一舉措,都儘量給百姓以德澤實惠,民眾無不高興。諸葛恪每次外出,都有很多人引頸相望,想一睹其風采。

252年十月,曹魏大將軍司馬師欲因孫權病亡乘機攻吳。諸葛恪命人修築大堤,在兩山之間築城兩座,以防魏軍。同年十二月,司馬師司馬昭為監軍,派王昶毌丘儉誘敵,並各攻打攻南郡、武昌,胡遵、諸葛誕率步騎七萬,架浮橋攻東興(今安徽巢縣東南),欲毀壞大堤。諸葛恪親率領四萬援軍到東興。並命冠軍將軍丁奉與呂據、留贊、唐諮等作前鋒。丁奉親率三千人兩日到達東興並佔據徐塘。因天降大雪,胡遵等人喝酒而毫無戒備。丁奉率本部人馬輕裝突襲魏軍營壘,呂據等部也相繼到達。吳鎮南將軍朱異,督水軍攻浮橋,魏軍不敵,見狀便驚恐慌而逃。因爭渡浮橋令其超載斷裂,落水者更互相踐踏,死者計有萬人。魏將韓綜、樂安、桓嘉先後遇溺,毌丘儉王昶等見東興兵敗燒營而逃,諸葛恪於是取得東興之戰的勝利,繳獲大批物資。諸葛恪亦因功封陽都侯,加揚、荊州二州州牧,督中外諸軍事。

據《建康實錄》,諸葛恪還因此功加丞相,後來張悌也曾對諸葛靚說「且我作兒童時,便為卿家丞相所拔」。但《三國志·齊王紀》《張嶷傳》等仍稱之為吳太傅。

東興之戰獲勝後,諸葛恪有輕敵之心。上一戰役十二月才結束,打算明年253年春,再次出兵攻打魏國。諸葛恪出使司馬李衡,到蜀游說姜維聯合,姜維聽說其道理後接受聯合。眾大臣認為士兵剛戰爭不久而身體勞損,一起勸諫諸葛恪,他不聽其他官員的勸諫。中散大夫蔣延固執爭論,被強挾離開。諸葛恪於是譔寫論諭對各大臣説:天下沒有兩個太陽,地上也沒有兩個皇帝。用戰國、曹操等趁勢做大,不禍及自己,但禍及後人的故事,來作為進攻魏國的原因。4與其一直友好的丹楊太守聶友,也寫信勸諫道:「大行皇帝本有打算遏制東關之計,計卻沒有實行。現在你輔助大業,完成先帝之志,敵人遠方來送死,將士有賴憑借威德,獻身捨命,一旦有不同的戰功,豈非神靈社稷的保佑!現在讓兵養精蓄銳,觀察對方的間隙而動。今天乘著獲勝此勢,而打算大舉出兵,天時不允許。而打算有此意,我自己的心不安。」諸葛恪看後便回信:「足下雖然自然有個中道理,然而未見沒有看到大局的變數。應該知道這個道理,省略所說的言論,可以開啓悟性也。」4於是諸葛恪違背眾人的意願出州郡二十萬兵,令百姓騷動,因此漸失民心。

在攻魏途中,諸葛恪心中打算在淮南炫燿自己的軍力,驅掠百姓。而眾將領為難地説:「現今引軍深入,戰場上的百姓一定會遠逃,恐怕士兵疲勞,而成效少,不如只圍新城。新城只要被圍,必然有人來救援,只要救兵趕至,我們只要擊敗救兵,我們便大獲全勝。」諸葛恪聽從此計,下令圍攻合肥新城。4新城將要失守,魏國守將張特死守等援兵,便以魏國國法為理由,告知諸葛恪,能堅守一百天後就算投降也不會禍及家人,請求已圍攻新城九十多日的東吳軍再等幾天,更送上官印當作誠意。諸葛恪信以為真,便停止攻城。可是張特卻趁機修復圍牆,可以繼續抵御,便對吳軍大説:「我只有戰鬥而死了!」諸葛恪大怒,猛烈進攻,但不能破。吳軍此時卻因盛夏暑熱而爆發疾病,很多將士病倒,將領報告諸葛恪諸葛恪認為是詐報,打算斬殺詐報者,士兵不敢説。後來魏國救兵知吳軍疲憊而陸續趕至,諸葛恪才於七月撤軍,在撤退的路上吳兵已經因為傷病而不成軍形,更遭文欽追擊而大敗,斬萬餘人首級4。但諸葛恪對於當前劣勢仍然安然自若,更想在尋陽屯田,只因朝廷屢次詔諸葛恪回軍,才逼得他慢慢撤返金陵。諸葛恪此戰的表現令官民十分失望,怨聲載道。

諸葛恪在回朝以後使立刻召來中書令孫嘿,指斥他屢寫詔命召他回軍,孫嘿不安,回家不出。接著諸葛恪又將他出征以後選曹所選任的官員都罷去重選,又常常責備官員,意圖樹立自己的威嚴。另外又改以自己親近信賴的人作為自己的近衞,並下令嚴兵,打算出兵青、徐地區。孫峻見諸葛恪民心漸失,於是向皇帝孫亮中傷諸葛恪,聲稱打算發動政變。晉見吳主孫亮當天早上,諸葛恪煩躁不安,洗漱的水和衣服都感覺有臭味。就算把所有都換上新的也是感覺臭味,諸葛恪感覺惆悵不悅。正裝完畢準備離開,此時狗咬著他的衣服,諸葛恪説:「狗不想我去嗎?」諸葛恪坐回座位,過一會又起來走去晉見,但狗又咬著他的衣服,諸葛恪令隨從把狗趕走,於是登車走4。孫亮與孫峻設下酒宴宴請諸葛恪,實則已埋下伏兵。當時散騎常侍張約及朱恩私下給他寫字條,説酒宴陳設不尋常而警告諸葛恪;在門前看到滕胤,諸葛恪用藉口説自己腹疼不打算參加,但滕胤並不知道實情勸諸葛恪去參加,諸葛恪於是帶劍入席。4最終孫峻在席間伺機命令伏兵入殿,當場殺死諸葛恪,並誅滅其三族,諸葛恪死時五十一歲。早前已有童謠說:「諸葛恪,蘆葦單衣篾鉤落,於何相求成子閤。」成子閤反語是石子岡,石子岡是埋葬死人的地方,鉤落就是皮帶的飾物,民間稱為「鉤絡帶」。諸葛恪果然被葦席裹身,竹篾當鉤鉤在腰間,拋屍在石子岡。4臨淮人臧均上表,稱孫峻誅殺諸葛恪是超越西漢劉章、劉興居誅諸呂之事的義舉,稱諸葛恪之死大快人心、諸葛恪父子懸首示眾時遭人唾罵,但請求如項羽、韓信故事收葬諸葛恪,孫亮、孫峻聽從,並吩咐下屬找諸葛恪屍體安葬。

後來吳景帝孫休誅滅孫峻的權力繼承者孫綝,為被孫峻、孫綝所害的諸葛恪等人平反,予以改葬和祭奠,並召還所有因被諸葛恪等人牽連而遭遠放之人。有朝臣建議為諸葛恪立碑紀念其功勳,博士盛沖不同意。孫休認為諸葛恪勞而無功是不能,身為託孤大臣被豎子所殺是不智,同意了盛沖的意見,沒有給諸葛恪立碑。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9%8D%BE%E6%9C%83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