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昭 Zhang Zhao

張昭 Zhang Zhao張昭 Zhang Zhao(156年-236年),字子布,徐州彭城(今江蘇省徐州市)人,東漢末年東吳的政治家;死後諡曰文侯。

張昭年輕時就以博學而非常有名氣,讀《漢書》有師法4。徐州刺史陶謙慕名召他為士,被張昭拒絕。陶謙認為張昭輕視他,因此將張昭監禁。後來受到趙昱援救才被釋放。

東漢末中原動亂,張昭隨其他難民逃到江南,受到孫策的重用,官拜長史和撫軍中郎將,孫策的領地上幾乎所有重要的事務都由張昭經手,他為孫策打平江東做出了很大貢獻。因而他深受北方士大夫的敬重,在他們的書信中多有稱讚張昭的言辭。對此,孫策非但沒有猜疑,反而瀟洒地說:「昔管仲相齊,一則仲父,二則仲父,而桓公為霸者宗。今子布賢,我能用之,其功名獨不在我乎!」

孫策臨終前將弟弟孫權託付給張昭孫策囑咐張昭說:「若仲謀不任事者,君便自取之。正復不克捷,緩步西歸,亦無所慮。」孫策剛剛去世,孫權非常悲傷。張昭孫權說:「夫為人後者,貴能負荷先軌,克昌堂構,以成勳業也。方今天下鼎沸,群盜滿山,孝廉何得寢伏哀戚,肆匹夫之情哉?」他親自扶孫權上馬,陳兵而出,然後眾人才服從了孫權

孫權出征時讓張昭留守,領幕府事。黃巾餘黨起事,張昭平定之。孫權征合肥,命張昭別討匡琦,張昭又督領諸將,於南城攻破豫章賊帥周鳳等。

孫權繼續重任張昭張昭依然任長史。張昭孫權面前敢於說出自己的意見,往往指責孫權做得不對的地方,對於孫權有良性的作用。比如有一次孫權擺酒席,命令群臣必須大醉方歸。張昭聞訊非常憤怒,馬上離席。孫權攔住他說:「為共作樂耳,公何為怒乎?」張昭立即答道:「昔紂為糟丘酒池長夜之飲,當時亦以為樂,不以為惡也。」孫權深感慚愧。

208年,赤壁之戰爆發前夕,顧慮曹操以「挾天子以令諸侯」之勢率領大軍進逼江東,於是持主和論,主張孫權舉國投降。但在主戰派周瑜等人的努力下,反倒擊退了曹操的大軍。

然而,正是因為張昭太過耿直,使他在東吳始終無法擔任最高的丞相職務。當孫權曹丕封為吳王後,拜張昭為綏遠將軍,封由拳侯,設立丞相時,很多人提名張昭來擔任,可孫權推託說:「方今多事,職統者責重,非所以優之也。」孫權任命平庸的孫邵擔任丞相。孫邵去世後,又有人提出讓張昭擔任丞相,孫權這才道出真實原因:「孤豈為子布有愛乎?領丞相事煩,而此公性剛,所言不從,怨咎將興,非所以益之也。」孫權任命顧雍為丞相。張昭因此稱老退位,孫權稱帝後,更拜輔吳將軍,班亞三司,改封婁侯,食邑萬戶,退居為《論語》、《左傳》寫註解。

232年公孫淵在遼東反魏,向孫吳稱臣以為外應。張昭認為公孫淵必敗,因此反對孫吳對公孫淵的支持,沒有被孫權採納。結果公孫淵出賣東吳,殺了孫權派到遼東去的使者張彌和許晏。張昭因此退居不朝,孫權盛怒下,命令用土封住張昭的家門,來表示他永遠不必出門了。張昭也用土從門內將門堵住,以表示他也永遠不打算出門了。後來孫權後悔自己的做法,但又不願道歉示弱。他下令用火燒張昭的家門,以此逼張昭出門。但這方法也沒嚇倒張昭,因此孫權只好又下令將火又撲熄。最後孫權張昭家門前久站不去,張昭才在兒子的攙扶下,出門與孫權和解。

張昭享年八十一歲,喪事從簡,入棺材都沒有更換衣服。孫權戴孝前去弔唁,賜諡號文侯。張昭長子張承已經封侯,次子張休世襲張昭爵位。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BC%B5%E6%98%AD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