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禮 Sun Li

孫禮 Sun Li孫禮 Sun Li(生年不詳-250年),字德達,涿郡容城人,曹魏大臣。於《三國志》〈魏志〉第二十四卷〈韓崔高孫王傳〉中有傳。

孫禮年輕時,曾於鄉間遭逢動亂,與母親失散,當時賴鄉人馬台救護其母,母子方得重逢,孫禮便將所有家財盡數贈予馬台以示感恩。其後曹操攻平幽州,徵聘孫禮為司空軍謀掾。後來馬台因受事件牽連而即將面對死刑,當時已擁職權的孫禮為報舊恩,私自讓馬台越獄逃亡,自己則不願潛逃,徑自前往主簿溫恢之處自首。溫恢探知始末後,非常欣賞孫禮有恩必報的行徑,於是把事情告知曹操,最後孫禮與馬台都獲免死罪。

不久孫禮升任河間郡丞,再遷任滎陽都尉。當時魯國地界有數百個山賊,憑恃險要,為禍百姓,於是朝廷命孫禮為魯國相。孫禮到任後,立刻犒賞軍吏,下令得賊人首級者可獲賞,另一方面又向賊人施以懷柔政策,招降納附,不多時就令當地治安回復泰平。此後,孫禮歷任山陽、平原、平昌、琅琊各地太守之職,又隨大司馬曹休引軍攻打東吳。其時大軍至夾石一帶,孫禮曹休進諫表示不可深入重地,可是曹休不聽諫言堅持進軍,果致敗跡。後來孫禮再遷任陽平太守,最後回歸中央擔任尚書。

曹叡在位期間,大興土木建設宮室,導致天下不寧。當時孫禮力諫不已,終於免除部分相關役務。誰知曹叡卻另外下令差遣人民負役,並由李惠進行監工,繼續興建宮殿。於是孫禮親自前往工場,未經上奏便訛稱矯詔,下令讓民工停役。曹叡知道事情後,認為孫禮的所為是出於善意,於是也不怪罪。後來曹叡在大石山狩獵,一頭老虎突然出現並趨近帝駕,孫禮見狀便扔掉馬鞭,翻身下馬,正要拔劍與虎相搏;曹叡恐怕孫禮會有閃失,便立即下令孫禮重新上馬。到了曹叡將死之時,曹爽擔任大將軍,受曹叡遺詔,拜孫禮為大將軍長史加散騎常侍,並引以為心腹。可是孫禮為人耿直不阿,令曹爽感到很不如意,於是遣孫禮調任外職,任揚州刺史,晉為伏波將軍,賜爵關內侯。其後東吳大將全琮引兵來犯,揚州一帶守兵不多,孫禮親自帶領衛兵與敵軍戰於芍陂,從早上戰至黃昏,隊伍死傷過半。戰事中,孫禮所乘馬匹受到重創,但仍能手執戰鼓,於前線奮勇作戰,不避矢石刀刃,終於擊退敵兵。戰後朝廷對孫禮的奮勇表現稱賞不已,於是下詔慰勞,賜予絹布七百匹。孫禮為陣亡殉國者設祀,大哭致祭,哀痛之情由衷而發,把所獲絹布悉數贈予死者家人,自己則分毫不取。

其後孫禮任職少府,再出任荊州刺史,繼而遷任冀州牧。當時身為太傅的司馬懿向孫禮說:「現在清河、平原二郡為疆界之事爭執八年,其間經歷過兩代刺史,均不能解決這場爭執。當年虞國、芮國亦曾為田界之事起過紛爭,全賴周文王親自處理才得以調停。你如今面對這個問題,亦應好好將其解決。」孫禮便說:「從法律上而言,郡界能以當地的墓地範圍為憑,以決定兩郡之郡域;另一方面,當地宿民遺老的經驗及意見,亦可作為參考之用。不過那些遺老之言是難以證實的,我們又不能以刑罰迫令他們說出實情;而墓地之談亦不可作證,因為這些墓地可能因為各種原因而曾受遷徙。如今這種情況,即使是皋陶再生也不能予以解決。如果想平息所有紛爭,就應該以烈祖初封平原時候(烈祖指曹叡,其廟號為烈祖,並曾於222年受封為平原王)的地圖為憑作決定。又何必求諸遠古的故典,令雙方爭執的依據更顯混亂?當年周成王戲言以桐葉之地賜予叔虞,周公便真的以此為憑封叔虞於桐葉。如今地圖就在國內,根本可以遙距頒發命令以判明地界,何必總要待人親自到州處理?」司馬懿聽罷亦深表認同。

孫禮到達平原後,按照地圖所示處理郡界,將二郡所爭之地劃分予平原郡。可是曹爽卻偏向信任清河郡一方之言,於是向孫禮表示:「這幅地圖已陳舊不可用,應該參照更新的地圖,以求知當中的異同。」孫禮聽到曹爽的意見後,直接上疏朝廷說:「管仲身為霸王的重臣,本身又不能容物,然而他尚能在奪去伯氏的城邑後讓對方不生怨言。我既然受任為州牧,現在奉國家的地圖明確驗證地界,證明某地確應屬於平原郡域。一直繼續連番的訴訟,實在是浪費朝政財力之舉。我曾聽聞眾口鑠金,可以令是非顛倒,就如放置於水上的木石,都能被誤傳為石頭可浮,而木頭反沉;三人成虎,慈母投杼,亦是同理。如今二郡爭界八年,問題之所以能一朝解決,全賴有地圖為憑證。事情本已解決,然而對方卻不肯妥協,這證明了我實在是過於軟弱,不能充當此任,我亦無顏繼續擔任州牧之職了。」上疏奏罷後,孫禮整理衣著,乘上車輿,等待朝廷下令罷免其職。曹爽看到孫禮的奏章後,認為孫禮以退為進,攻擊自己,因而大怒不已,於是劾奏孫禮怨謗重臣之罪,結果令孫禮受結刑五年,一直閑置家中。其時很多人為孫禮進言求情,於是朝廷又任孫禮為城門校尉。

當時,匈奴王劉靖勢力漸強,鮮卑族又屢犯邊境,於是朝廷又遣孫禮為并州刺史,加振武將軍,持節,並封為護匈奴中郎將。孫禮受命後,往見司馬懿,面露忿色,不發一言。司馬懿見狀便問:「你成為了并州刺史,是否有所不滿?抑或尚為分地界一事而感到憤怒?如今即將遠別了,為何你如此不快呢?」孫禮便說:「明公你怎會說出這樣的話呢!我雖然不算是一個有德行的人,但又怎會在意這些官位之事與及陳年舊怨呢?我本來以為明公你能仿傚伊尹、呂望的行跡,好好匡輔魏室,既報答明帝(指曹叡)的託付,又可建立自己的萬世功勳。如今社稷甚不穩定,天下仍甚紛亂,這才是我現在感到不快的真正原因呀!」說罷涕泣橫流。司馬懿聽過孫禮的剖白後,便表示:「不要哭了,暫且忍受一下目前的情況吧。」

高平陵事變發生後,曹爽司馬懿誅滅,孫禮才得以重新擔任中央官員,入為司隸校尉。孫禮在其統理過的七個郡與五個州裡,均能建立威信,有顯著的治績。其後遷任司空,封大利亭侯,獲邑一百戶。最後,孫禮於嘉平二年(公元250年)逝世,諡為景侯。其孫孫元繼襲其爵。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AD%AB%E7%A6%AE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