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堅 Sun Jian

孫堅 Sun Jian孫堅 Sun Jian(155年-193年),字文臺,吳郡富春縣(今浙江省杭州市富陽縣)人,東漢末期軍閥將領,長沙太守,東吳政權奠基人。史載其「容貌不凡,性闊達,好奇節」。據《三國志》記載自稱是大軍事家孫武的後裔4。其子孫權稱帝後,追尊為武烈皇帝。

孫氏家族在江東是寒族,《三國志》記載孫堅「世仕吳,家於富春」。孫堅袁術的先鋒隊,孫堅是在江西(今江北,包括江蘇北部還有安徽一些地方)發跡,招募的士卒稱之為淮泗精兵,而不是《三國演義》中敘述的江東子弟。

《三國志》記載他17歲就單挑群盜,隨其父孫鍾一起乘船去錢塘,途中,正碰上海盜胡玉等人搶掠商人財物,在岸上分贓。商旅行人,一見此情此景,都嚇得止步不前,過往船隻,也不敢向前行駛。孫堅見狀,對父親說:「此賊可擊,請討之。」他父親說:「非爾所圖也」4。,但孫堅已經拿刀衝上岸,並且指手劃腳,分贓人以為官兵捕捉,嚇得立刻拋棄財物逃跑;孫堅追捕海賊,還斬下一個首級回來,其父孫鍾見到嚇親,孫堅因此事出名並做了縣吏。「以驟勇敢為見重於州郡」,歷任郡縣的司馬、縣丞。

漢靈帝熹平元年(172年)會稽妖賊許昌起於句章,自稱陽明皇帝,與其子韶煽動諸縣,眾以萬數。孫堅以郡司馬募召精勇,得千餘人,與州郡之兵合力討破許昌。刺史臧旻列上功狀,詔孫堅真除鹽瀆丞,數歲徙盱眙丞,又徙下邳丞。

加入東漢王朝撲滅黃巾起義軍的戰鬥,中平元年(184年)冬十月,零陵人觀鵠自稱「平天將軍」寇桂陽,被長沙太守孫堅所斬。中郎將朱儁上表請求孫堅為佐軍司馬,鄉里少年在下邳者皆願隨堅從軍。孫堅又募諸商旅及淮、泗精兵,合千許人,與朱儁並力奮擊,所向無前,走保宛城。《吳書》:有次打仗,孫堅乘勝追擊,孤軍深入,結果受傷墜馬倒在草叢裏,當時軍士分散沒有人發現他,幸好後來孫堅的坐騎跑回營地,將士便隨馬而來,才隨馬在草叢裏找到孫堅,並將孫堅扶回營地裡養傷。戰傷養了十多日,傷勢好轉後,又奔赴沙場。汝、穎賊困迫,逃至宛城,固守。孫堅勇當一面,親冒矢石,登城先入,眾乃蟻附,遂大破黃巾。手下士兵受到如此鼓舞,一鼓作氣,從南門打進去拿下了宛城。朱儁將此事奏表朝廷,封孫堅為別部司馬。

中平二年(185年),涼州邊章與韓遂兵變,朝廷派遣中郎將董卓征討,不利。後再派張溫出任「車騎將軍」,張溫邀請孫堅一起前往,任參軍,屯軍長安。當時,張溫以詔書邀召集董卓董卓隔了很久才到,張溫於是責罵董卓。當時,孫堅也在場,於是偷偷告訴張溫:「董卓不怕犯罪而對您高傲,應該以檄召不到,以軍法處斬。」張溫說:「董卓以威名在隴蜀之間,今天殺了他恐怕征討邊章等不利。」孫堅說:「您以中央軍討賊,名聲已震天下,何必要依賴董卓?我聽董卓的言論,已經冒犯上司,這是第一罪;邊章等人在西域跋扈多年,應該立即撲滅,董卓討寇不力,使士氣大挫,是第二罪;董卓無功無勞,又應召不到,氣宇高傲,是第三罪。古代將領,以朝廷威儀服眾,沒有說不殺人就可以立威的。過去穰苴斬莊賈,魏絳殺揚干都是。今天您對他心軟,不立即動手,恐怕有損軍威。」張溫實在不忍,於是說:「你快走罷!免得董卓懷疑。」孫堅於是離去。

中平四年(187年)長沙賊區星自稱將軍,孫堅軍與區星軍,爆發了區星之亂,萬眾餘人攻圍城邑,周朝、郭石亦帥徒眾起於零、桂,與區星相應,朝廷敕封孫堅為長沙太守。孫堅到郡中親率將士,施方略設備,旬月之間,克破區星等。又越境尋討周朝、郭石,郡中震服,三郡整肅。漢朝錄堅前後功,封其為烏程侯。4

當時廬江太守的侄子宜春縣令,被敵人攻打,派使者求助於孫堅。手下主簿勸孫堅不要越界,孫堅說:「我沒有什麼文德,以征討為功,越界幫忙也是為了保全郡國,即使獲罪,我也無愧於天下!」於是整裝待發,敵人聞風而散。孫堅不顧漢朝這個規定:「二千石的官吏,不但不得擅自發兵,用兵也不得出界」,4而私自越界平亂,而且竟然從長沙郡跑到了揚州的宜春縣平定叛亂。

初平元年(190年),關東諸侯起兵討伐董卓孫堅在長沙起兵會盟。荊州刺史王叡與武陵太守曹寅不和,要孫堅殺死曹寅才出兵。曹寅怕被殺,偽造王睿的罪狀檄文,讓孫堅有殺王睿的證據。孫堅中了曹寅的圈套,打算擒拿王睿。欲殺叡時,王叡問:「我(有)何罪?」孫堅答道:「坐無所知。」(你的罪過就是什麼都不知道。)王叡便吞金自殺(把生金削到酒中,然後灌下,古書載:生金有毒)。後南陽太守張咨因孫堅軍過時不加以奉承,孫堅便假裝送牛、酒給張咨,邀張咨大宴。假意跟張咨把酒言歡。趁張咨酒酣時,故意叫長沙主簿入內問說:「前移南陽,而道路不治,軍資不具,請收主簿推問意故。」主簿說:「南陽太守稽停義兵,使賊不時討,請收出案軍法從事。」張咨十分恐懼,欲離開時被列陣於帳篷四周的士兵封鎖,被拖出斬了。

孫堅率軍前到魯陽,盟於袁術袁術立即上表,奏孫堅破虜將軍,領豫州刺史。故孫堅又稱「孫破虜」。冬天,孫堅派長史公仇稱回州督促軍糧,於城門東外設帳幔,邀請官屬為仇稱設宴送行。剛好董卓軍數萬步、騎突然出現,但孫堅仍在行酒令、談笑自若,整頓部曲,命他們不可妄動。後來董軍騎兵漸到,孫堅才起來,徐徐率軍入城,對他們說:「向堅所以不即起走,恐兵相蹈藉,諸君不得入耳。(我所以不立即起來走避,是怕士兵互相爭先,令各人反而不能入城。)」董卓軍見孫軍整齊,不敢攻勢而歸還。

孫堅改屯梁東,而董卓派徐榮、李蒙四出虜掠,與孫堅在梁縣發生遭遇戰,孫軍大敗,孫堅與數十騎突圍而走。因為孫堅喜歡用紅色的頭巾,被董軍認出,便脫下來給了近將祖茂戴上,引開徐榮軍騎兵,孫堅則由小路逃出。祖茂被敵軍追得困迫,便下馬將頭巾放在一條燒過的柱上,自己則隱藏在草堆中。騎兵看見頭巾,以為是孫堅,便將頭巾重重圍繞,到近看才發現是柱,便離去。孫軍大多兵將被俘,更以殘酷手段所殺,如潁川太守李旻就被烹死,其他士卒則以布纏裹,吊起倒立到地,用熱油灌殺。

初平二年(191年)初,孫堅收復散兵,屯兵陽人,董卓便派胡軫為大督護、呂布為騎督及其他多位都督,率五千步騎攻擊孫堅呂布與胡軫不和,軍中惟亂,士卒散亂。孫堅追擊,胡軫與呂布敗退。4胡軫揚言要斬殺一個長官,做為整肅軍紀手段,各都督聽到後都十分討厭他。當到達離陽人城數十里的廣成已是黃昏,兵馬疲乏,又受董卓節度,便下紮餵馬、休息,準備在夜裡出發,次日早上攻城。各將領討厭胡軫,想要破壞他的計劃,呂布等便揚言陽人的士兵已走,應立即追擊。胡軫立即出兵,但原來孫堅軍已整頓守備,董軍無奈,加上吏士飢渴,人馬疲乏,唯有就地休息。呂布又大喊敵人偷襲,全軍混亂,棄甲逃走,騎失馬鞍。逃出十多裡外,才發現沒有敵人,剛好天亮,便捨回兵器,想再攻城,可是軍隊已被孫堅軍發現,加強了城池防守,胡軫等唯有撤退。孫堅出城追擊,大敗敵軍,斬殺都督華雄等人。4(三國演義為戲劇效果移花接木給關羽)因而造出了溫酒斬華雄

孫堅大敗董卓軍,4有人便向袁術進言:「堅若得雒,不可複制,此為除狼而得虎也。」袁術心疑,便不運軍糧給孫堅孫堅便連夜趕回魯陽,嚴辭切責袁術,且說上為報國討賊下為報袁公路族人之仇。4袁術聽完後心裡逐漸愧對孫堅,覺得孫堅說得也對,因為袁術的族人袁隗曾經在長安遭殺害,立即調度孫堅軍的糧草及軍械,孫堅亦回到陽人。

董卓知道孫堅厲害,便派李傕游說孫堅和親,更稱可以令其子弟們擔任刺史、郡守,但孫堅義正辭嚴的拒絕,還斥責董卓,聲言要殺其三族,4並立即進軍大谷,董卓親自率兵與孫堅在先帝陵墓間發生戰鬥,董卓敗走,移屯澠池,另在陝集兵。孫軍便進入洛陽宣陽城門,擊退董卓軍殿後的中郎將呂布(由於呂布與胡軫內亂才會發生,《演義》把孫堅董卓的功勞全變成劉備關羽張飛的功勞了,導致有「溫酒斬華雄」以及「三英戰呂布」此事)。4並掃除宗廟,祠以太牢,孫堅祭祀天地後,分兵出函谷關,到新安、澠池防御董卓軍。董卓對長史劉艾說關東軍就只有孫堅才是值得注意,要各路人馬留意。便留董越屯兵澠池,段煨屯兵華陰,牛輔屯兵安邑,其他將領留守各縣,對制衡山東,自己則出發向長安。而孫堅得不到各路諸侯支持,於修繕漢室皇陵後,便率軍還魯陽。

初平三年(公元192年),孫堅袁術之命討伐荊州劉表劉表派其部將黃祖出戰,於樊城與鄧州之間決戰,孫堅趁夜幕突襲,敗走黃祖致其逃入峴山。孫堅部眾繼而入山乘勝追擊黃祖殘部,追至峽谷中一竹林之際,遭黃祖部下呂公布於兩邊山峽上之伏兵投擲圓木落石。孫堅被落石擊中頭部,當場腦漿迸裂陣亡,享年三十七歲。

長沙人桓階因為曾被孫堅推舉為孝兼,為報此恩,他大膽前往劉表處與其斡旋。劉表欣賞其義行,於是答允其要求,把孫堅的遺體送還給孫家。孫堅(孫堅之兄孫羌之子)侄子孫賁統率孫堅部眾投靠袁術袁術上奏孫賁為豫州刺史。

《三國志‧吳書·孫堅傳》對孫堅死亡的記載在「初平三年(192年),術使堅征荊州」後,部分人據此認為孫堅卒於192年。(開始出征為192年,戰死於193年) 《三國志·吳書·孫策傳》裴松之註引《吳錄》所載孫策表文稱「臣年十七,喪失所怙」,推測191年孫策17歲時父親孫堅去世;註文又載「張璠《漢紀》及《吳曆》併以堅初平二年死」,初平二年為191年,據此認為陳壽所記載的孫堅卒於192年可能有誤。 《三國志‧吳書·孫堅傳》同樣是裴松之引注的直白記載「吳錄曰:堅時年三十七。 英雄記曰:堅以初平四年(193年)正月七日死」。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AD%99%E5%9D%9A_(%E4%B8%9C%E5%90%B4)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