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玠 Mao Jie

毛玠 Mao Jie毛玠 Mao Jie(生年不詳-216年),字孝先,陳留平丘人。東漢末年人物,主要效力於曹操掌握下的東漢朝廷。

毛玠年少時為縣吏,以清廉公正著稱。後因戰亂而打算到荊州避亂,但中途知道劉表政令不嚴明,因而改往魯陽。後來投靠曹操,曾任兗州治中從事。後又曾建議曹操迎漢獻帝,對曹操說:「現今天下分崩,君主流亡,民眾都失業,飢餓漂泊,公家無維持一年儲備,百姓無安定心思,這樣的狀況難以持久的。現在袁紹劉表民眾多力量大,但都缺乏長遠考慮,無一樹立基礎建設根本的人。用兵需以正當名譽取勝,保守權位以財做後盾,應以天子之命來令那些不被臣服的人,大力發展農業,積畜軍用物質,這樣就很容易助天子安定天下霸業就可成功。4曹操敬重採納其意見,改任幕府功曹。

後來毛玠被任為司空東曹掾,與崔琰主持選舉,所舉用的都是清廉正直之士,當時也有高名譽而行為不好的人都不被毛玠推薦。而毛玠也很廉潔,因而激起天下廉潔之風,即使尊貴得寵的大臣,衣著車輛都不敢太奢華。毛玠和崔琰一改朝中風氣,令曹操大為讚賞,更說:「用人如此,使天下人自治,吾復何為哉?(舉用人能如此,令到人民都自律,我還可以作甚麼?)」

連當時任五官中郎將的曹丕都親自拜見他,托其親屬給毛玠照顧,毛玠答覆:「老臣因能恪守職責,才幸得以不犯罪過。今天所提到的人不足以升遷資格,也不敢奉命。」大軍回到鄴城後商議省並官職,由於毛玠拒絕對人的情托,當時有些人害怕玠,所以想撤出毛玠所主持的東曹,以其稟報之語「按照舊制,西曹第一,東曹第二,應該撤銷東曹。」為藉口,後曹操知道實情說:「太陽和月亮都於東方升起,於方位都是先說東方,為何撤消東曹?」於是撤消西曹。」曹操北平柳城烏丸後,因毛玠有古人風範而特地從所得到戰利品中將一個古人的素屏風和古人的素馮幾賜給毛玠,可見曹操對他的器重。

即使毛玠還那麼高職,都很簡樸,常穿布衣吃素菜,盡心盡力托育其亡兄的遺子,所得到的賞賜都救濟貧苦同族人,家無餘財。

後又改任丞相右軍師、建安十八年(213年),曹操封魏公,建魏國,毛玠改任尚書僕射,再典選舉。當時曹植曹操疼愛,毛玠密諫曹操:「袁紹因嫡子庶子都不分,使到其滅亡。廢立太子是大事,也不願意聽到此消息。」後來群臣聚會,毛玠上廁所後,曹操以用眼睛看毛玠說:「這位正是古人說的國中主持正道之者,真是吾的周昌啊!」

建安二十一年(216年),崔琰因被人指稱言論傲世怨謗,觸怒曹操而被賜死,毛玠因而十分不快。後來有人告發毛玠探望一個因謀反罪而被黥面的人,見那人的妻兒都被收為官婢,說「使老天爺不下雨的原因應該是這樣吧(使天不雨者蓋此也)。」,稱這是毀謗曹操的言論。曹操大怒,將毛玠收於獄中當時鍾繇審問玠,說道:「自古聖明帝王懲治犯罪,都會牽連到妻子兒女,《尚書》說:「作戰時左右邊的人不職守左右邊的職位,會被處死或為奴隸。」《周禮》所記載的司寇職分,就把犯罪的男人沒入府為奴隸,女人沒入官府做舂米做飯的苦役。漢朝法律說道:罪人的妻兒子女沒入官府做奴隸,要在臉上刺黑墨在官府服勞役。漢朝這種刑罰於古時候存在。現今奴隸如果先祖有罪,即使傳到百代後裔,還是有刺面之後苦工情形,這樣可拯救無辜性命,也可憐憫先祖牽連,這怎會違背神明而旱災?以《尚書》之述,法令峻急,則天氣寒冷,法令寬鬆,則天氣炎熱。法令寬鬆使陽氣過盛,所以成旱災。以毛玠這樣來說,到底魏王的法令過度嚴格,還是過寬?如果是過度嚴格的話就會有連續下雨,怎麼會有旱災?商湯時代可稱聖世,但田野曾經旱得不生青草,周文王也是好君主,也會有大旱成災,眼看大旱發生以來有三十年,歸罪於犯人給臉上塗墨,這恰當嗎?春秋衛人征戰邢國,剛出國就下雨,邢國無罪,怎會感應上天?毛玠所誹謗的言論已流傳大眾,心裡不滿,魏王也有聽到。毛玠所說的話也不是自言自語,當時被刺刻塗墨的人共有幾個人,這些人都認識嗎,怎麼會遇到呢,對其有何感慨,這些話是對誰說,如何回答,幾月幾日,在何處,事情已暴露,不可欺騙,請把所有事情說完出來。」毛玠回答:「聽蕭望自殺是石顯陷害;白起被迫自殺於杜郵;晁錯被斬於東市;伍員斷命於吳都。這些人都是被妒忌或暗害,臣於年少時為縣政府辦事官,長期工作取得官職,臣職務與中樞機要部門,牽涉到眾多關係。如有人以私情請托,其再有權勢都被拒絕,如有人冤屈來投訴,再是小事臣會申訴。人貪取私利,受法律禁止,何人按照法律禁止謀利,有權勢者可能來陷害。進饞言的小人如蒼蠅無端行事,對臣誹謗,而誹謗臣,肯定不是其餘的人。過去王叔陳生和伯輿於朝廷辯論曲直,範宜子進行判斷,叫雙方找證據,這樣使是非曲直表露得清楚。春秋稱讚此事,所以加以記載。臣未誹謗,無談不上什麼時間及對象,說臣說過的話也要有證據,臣也希望請求得到如範宜子那樣的辨別,如王叔陳生那樣與誣陷者對質。如果以謊話來解釋的話,那麼接受死刑時,臣會把送過來的安車,駟馬和自殺的寶劍,臣都把這些為送給臣的恩惠,謹此對答如上。」當時桓階、和洽進言營救下,只被免職。

後逝世於家中。曹操在他死後賜他棺材和錢帛。授其兒子毛機為郎中。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AF%9B%E7%8E%A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