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寵 Man Chong

滿寵 Man Chong滿寵 Man Chong(生年不詳-242年),字伯寧,山陽昌邑人,由劉曄推薦予曹操任用,素來以廉潔著稱,逝世後諡曰景侯。

時年十八,任郡督郵。當時郡裡的李朔等人各擁私自擁兵,侵擾平民百姓。太守派滿寵去治理,李朔等請罪,不再侵擾平民,其後滿寵任高平令。縣裡有一郡督郵名為張苞,貪穢受賄,擾亂吏政。滿寵率部把他捉拿,責數他的罪行,在監牢把他拷打至死,遂即棄官回家。

曹操到兗州,讓滿寵作為從事。曹操任大將軍,徵聘滿寵為西曹屬,委任許令。當時曹操從弟曹洪是宗室親貴,他的賓客在在界數次犯法,滿寵把他收入獄中。曹洪寫書說情,滿寵不聽。曹洪於是上報曹操,把曹操召來。滿寵知道會把犯法者放掉,馬上把他處決了。曹操喜說:「執法者難道不是這樣做嗎!」原太尉楊彪被關進獄中,荀彧孔融寫信説:「只要質問,不要拷問」。滿寵不作理會,如以往一樣拷問,荀彧孔融實為憤怒。數天,求見曹操並説道:「拷問楊彪沒有找到罪證。如果要處決他,要找到證據才能執行。此人名於海內,若找不到證據而把他處決,會大失民心,請主公想清楚。」曹操即日把楊彪釋放,荀彧孔融對他的所作所為而對其友善。

其後,袁紹在河北壯大雄兵,而汝南郡是袁紹的本郡,門生賓客布滿各縣,各自擁兵據守。曹操擔憂,以滿寵為汝南太守,並招募五百個服從他的兵,率領攻下二十餘壁壘,引誘沒有投降他的將領,在席上殺十餘人,一時全都皆平定。得戶二萬,兵二千,令其在耕田作業。

208年,隨曹操攻打荊州返還,留滿寵為奮威將軍,屯當陽。孫權數次侵擾東陲,曹操滿寵為汝南太守,賜爵關內侯。

219年,關羽北伐至樊城,于禁援軍被漢水淹沒,樊城也受連累。曹仁惟有以數千人守城,在城中沒有淹沒的地方安上木板,關羽乘船圍城,糧食就盡,救兵又不至,樊城外內斷絕,曹軍士氣低落,有人對曹仁説:「今日的危難,不是這樣容易支撐,趁著關羽還沒有合兵圍城,夜晚應該乘輕船,雖然失了城池,但這樣方可完全脫身。」滿寵勸説:「山水來去快,期望不會太久。聽聞關羽遣其他將領在郟下,自許以南,百姓擔憂,關羽不敢進攻,是害怕我軍後面成犄角。如今若遁逃,洪河以南的地方就不是我們的國家所擁有;君請稍微再堅持等待。」曹仁説:「沒錯。」滿寵把自己的白馬淹死,與士兵共同盟誓,以必死之心迎戰,眾人重新振作。後徐晃救兵到來,水亦稍降,曹仁滿寵徐晃前後攻擊關羽關羽最後敗走。

220年,曹丕即位,升至揚武將軍。大敗吳軍於江陵而建功,再拜為伏波將軍,並屯至新野。

223年,滿寵假節鉞。12月,第三次合肥之戰爆發,孫權出兵想圍攻合肥新城,因城遠水,二十餘日不敢下船。滿寵便遣六千步騎,在肥水隱處伏兵等待。後孫權上岸,滿寵伏軍突起襲擊,斬首數百,也有逃至河中溺死。吳主又使全琮攻六安,亦不勝。224年,拜為前將軍。

225年(黃初六年),魏軍征南到精湖,滿寵為帥率軍在前,與敵軍隔水相望。滿寵向皇上上書,並對眾將説:「今天朝著的風非常猛烈,賊軍必定過來火攻,大家要作好戒備。」眾軍部隊都警戒。夜半時分,賊軍果然派遣十部人馬,趁著夜色進行火攻,滿寵衝擊突襲而大破敵軍,繼而封為南鄉侯。

228年(太和三年),投降的人説吳國進入戒嚴狀態,揚言打算到詣江狩獵,孫權有親自出兵的念頭。滿寵認為其必然襲擊西陽而作出準備,孫權聽聞後,退軍返還。秋季,曹睿派曹休從廬江南往合肥、再命滿寵到夏口。滿寵上書說:「雖然曹休明斷果敢而較少用兵,今天派遣所地,背部是湖水,旁邊是江隄,容易進入但難以撤退,如今兵到此窪地。如果進入此沒有強硬防御的地方口,應該深入再進行防備。」雖然滿寵上書了,但並沒有報送到達,曹休遂即深入。賊軍果然從沒有強硬防御的地方用石頭斷後路,曹休撤退此路。曹休戰鬥不利,退著走。與朱靈匯合與斷後路的賊軍遇上。賊軍驚怕而逃跑,曹休軍才得以退還。

233年,滿寵上書曹睿在合肥建造新城,認為如果合肥北面的遠處是壽春,容易被敵軍利用水勢進攻。如被人圍城,要被殺圍城的人,才能解救圍城之危。我方援軍應該把兵放到三十里附近,那裡是天險堅固,在那裡建造新城,可以加長敵軍的進攻路線,利用水勢而進攻,還可以斷絕敵軍撤退。又引用孫子兵法的,兵者,詭道也,來說明應該誘敵進入新城,誘敵兵中計。趁著吳國進攻前把兵移到那裡,這樣可防止敵軍。曹睿再次聽後,詢問趙諮,趙諮認為可行,曹睿便按照滿寵的方案去做。

234年二月,蜀漢丞相諸葛亮進行第五次北伐,遺使請東吳一起出兵。孫權答應。旋即引發第四次合肥之戰,於同年五月,孫權進駐巢湖口,自稱有十萬人,親自帶兵攻向合肥新城;另一方面,又派陸遜諸葛瑾率萬餘人進駐江夏、沔口,攻向襄陽;將軍孫韶、張承進駐淮,向廣陵、淮陰進逼,形成三路兵馬北伐。

六月,滿寵想率眾軍援救新城守將張穎,但殄夷將軍田豫卻認為該新城自守有餘,如果有援軍至,怕孫權反過來吞併援軍。而當時吏士多請假,滿寵上表請召中軍兵及召回所有請假將士,集合抵擋。不過散騎常侍廣平劉邵認為滿寵該自守不攻,避其銳氣;而中軍則先派步兵五千、精騎三千出發,將隊伍排列疏散,多加旗、鼓,敵軍知道大軍到來,必定自走,可以不戰而破。曹叡聽從其計,先派前隊出發。

曹叡亦不接納滿寵援軍的意見,認為合肥、襄陽、祁山是曹魏東、南、西三個重要防點,守城有餘,曹叡便於七月壬寅日,親率水師東行。滿寵便募集數十壯士,折斷松枝為火炬,灌上麻油,在順風放火,燒毀敵軍攻城器具,射殺孫權之姪孫泰。加上吳軍中士卒都多有病患,又聽到曹叡大軍將至,於是孫權撤退。孫韶軍亦同時回師,只有陸遜軍繼續戰鬥,但不久亦撤退。

曹叡死後繼續侍奉曹芳,與司馬懿並列為曹氏四代元老。最後昇至太尉,但晚年受到王凌的讒言而失勢。

242年三月病逝,諡為景侯。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BB%BF%E5%AF%B5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