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遜 Lu Xun

陸遜 Lu Xun陸遜 Lu Xun(183年-245年),本名陸議,字伯言,吳郡吳縣(今江蘇省蘇州市)人,孫策女婿,吳王孫權稱帝後被任命為丞相。

陸遜出自吳郡陸氏,東漢光和六年(183年)出生,少孤,兒時隨其從祖父廬江太守陸康,後軍閥袁術自九江遣孫策謀攻廬江,陸康與之戰於廬江達兩年,因缺糧致陸氏宗族損耗大半。為避戰禍,陸康令族孫陸遜攜余剩宗族返吳郡。陸遜長於陸康的幼子陸績數歲,為之綱紀門戶。

東漢建安八年(203年),陸遜21歲,投入孫權旗下,歷任東西曹令史,後在海昌擔任屯田都尉,行縣長之職務。當時縣裡連年旱災,陸遜開倉分谷於貧民,並監督縣裡的農業發展,深深得到當地百姓的信賴。當時吳郡、會稽郡、丹楊郡多有山越盜賊潛匿。尤其是會稽山賊大帥潘臨,危禍當地多年。陸遜率軍平亂,所到之處皆順服之,此時其部曲已有二千餘人。鄱陽賊帥尤突作亂,陸遜多次討之,後拜定威校尉,軍屯於利浦。

孫權孫策之次女許配予陸遜,並多次拜訪論天下時務。陸遜建議孫權:「現今群雄如弈棋,貪殘之人窺望伺探,欲戰勝敵人,平定禍亂(指孫權領地內的山越),大家得要同舟共濟。當今山越賊寇仍然在地方作亂,我們若要拓展更多的領地必進處處受阻、困難重重。如無法安定內部問題,對外開拓難有所作為。吾建議應擴大兵源,並從中取其精銳。」孫權納其良策,拜陸遜為其帳下之右部督。當時丹楊賊帥費棧接受曹操的印綬,煽動山越作為內應,孫權便遣陸遜討伐。陸遜知道費棧部眾多於他所率兵馬,便巧施計謀,布署其軍旗和鼓於四周,潛軍在黑夜中的山谷中,時機一到便擊鼓而前進攻,敵軍頓時膽怯,以為四面八方皆是官兵,費棧與其部眾登時分崩離析。陸遜之後揮軍平定揚州東部三郡的賊寇,經此役得到精兵數萬人,將其中健強體擴者補充兵員,羸弱者納入充實戶口,抒解當時吳國人口與兵力不足的問題,後回軍屯兵於蕪湖。

東漢建安二十四年(219年),關羽討魏將曹仁於樊城,留兵將守備公安、南郡。吳都督呂蒙意欲用計偷襲荊州,便稱病前往建業。陸遜前往見之。謂曰:「羽矜其驍氣,陵轢於人。始有大功,意驕志逸,但務北進,未嫌於我,有相聞病,必益無備。今出其不意,自可禽制。」(關羽憑藉其驍勇,目中無人。立了大功便驕矜自大,他只專注於北進,未對我國有所戒心,聽聞將軍稱病,必定更削除對我軍的防備,之後出其不意攻之,便可擒拿關羽。)後孫權遣使持檄召喚呂蒙還建業,呂蒙便推薦以「意思深長,才堪負重」、但「未有遠名」的陸遜以代其位,權便拜遜為偏將軍右部督,並與呂蒙悄圖密計。4

陸遜於陸口到任後,便寫信向關羽示弱,使其對吳失去戒心。4

關羽不疑有它,更削減荊州守軍北上,薄弱了荊州的守備。建安二十四年十一月(219年末),孫權乃潛軍奇襲,使陸遜呂蒙為前部,立即攻克了公安、南郡,陸遜領宜都太守,拜撫邊將軍,封華亭侯。呂蒙追殺關羽的同時,陸遜由別路進軍,攻破房陵、南鄉等處,諸城長吏及蠻夷君長皆降。時荊州士人初降服,仕路不通,陸遜便上疏孫權曰:「今荊州始定,人物未達,臣愚慺慺,乞普加覆載抽拔之恩。令並獲自進,然後四海延頸,思歸大化。」此一舉措成功拉攏部分荊州人士的歸附,攏絡了荊州人心,這也間接造成日後劉備征吳時難以成功策動荊州各勢力響應蜀軍的原因之一。孫權後封遜為右護軍、鎮西將軍,進封婁侯。

漢章武元年、魏黃初二年(221年),劉備為奪回荊州並報關羽被殺之由,親率大軍攻吳。孫權遣使求和不成,一方面向魏國稱臣,願意修好,以避免魏國趁機偷襲。另一方面,命陸遜為大都督督軍應戰。

次年二月,蜀漢大軍進軍至彝陵、秭歸一帶(今湖北宜昌),連營數百里,並得武陵五谿蠻土著部族的支援,聲勢浩大。蜀軍頻繁挑戰,吳軍手下將領皆亟欲出戰,但陸遜堅守不出,陸遜深知蜀軍銳氣正盛,同時長江三峽地段陸路崎嶇、水路驚險,又是下游作戰,地形對東吳的防御和後勤供應較為不利,於是陸遜決心實施戰略後撤,便先令吳軍退至彝陵、猇亭(今湖北宜都北)一帶,據守有利地形,堵住三峽河口。吳軍退出三峽後,後勤運輸大為改善,於平地紮營,吳軍持續堅守不戰,靜觀其變,再尋機決戰。兩軍相持達半年之久,直至六月氣候正值酷暑,蜀軍疲憊、鬥志鬆懈,又因暑熱,移入密林結營,陸遜才開始反擊。陸遜利用火攻,火燒連營,並封鎖江面,扼守彝陵道,全線出擊,克營40餘座,漢軍「舟船、器械,水、步軍資,一時略盡,屍骸塞江而下」。馮習、張南、傅彤、馬良、王甫、蠻將沙摩柯等將皆被吳軍斬殺,駐守江北的黃權因退路被斷,便率麾下部隊投降魏國。劉備遭到慘敗後,僅以身免,連夜率餘部退至白帝城。

吳國眾將見機不可失,向陸遜請求繼續追擊,但陸遜認為「曹丕集結大軍到此。假借幫助吳王征討劉備,實在懷有奸心,我決定回軍江陵。」果然過不了多久,魏帝曹丕便假借合攻漢軍之名,向東吳入侵,但見吳軍早有準備,便自行退兵。劉備當時聽到曹丕兵分三路攻東吳,便寫信給陸遜問到:「如今曹丕已開拔進軍至江陵,若我再次的向孫權用兵,將軍(指陸遜)將如何應付呢?」陸遜回信,曰:「漢軍剛剛才吃了個大敗仗,元氣大傷,汝應當向吳王孫權遣使求和。且應當休息養兵,切勿窮兵黷武。若不這麼做的話,那麼就會招來另一個滅頂之災,汝若跑這大老遠來送死,這次就不再讓汝逃走。」(吳錄曰:劉備聞魏軍大出,書與遜云:「賊今已在江陵,吾將復東,將軍謂其能然不?」遜答曰:「但恐軍新破,創痍未復,始求通親,且當自補,未暇窮兵耳。若不惟算,欲復以傾覆之餘,遠送以來者,無所逃命。」)戰後孫權加封遜為輔國將軍,改封江陵侯,鎮守西陵。劉備不久死後,蜀漢丞相諸葛亮秉政,再度積極謀合孫劉聯盟,使孫劉消除之間的敵對關係。

吳黃武七年(228年),魏大司馬曹休大舉進攻吳國,鄱陽太守周魴到曹營詐降,曹休中計,以十萬步騎朝向皖城接應。孫權陸遜迎擊,曹休既知受騙,自恃兵馬精多,遂交戰。陸遜自為中部,令朱桓全琮為左右翼,三路進軍,雙方決戰於石亭,大敗曹休,一舉擊潰魏國十萬兵馬,斬獲萬余,獲車乘萬輛,魏軍軍資器械略盡。翌年孫權稱帝,封陸遜上大將軍、右都護。

吳嘉禾五年(236年)孫權北征,派右都督陸遜與中司馬諸葛瑾攻襄陽。陸遜派親戚韓扁懷揣奏疏上報朝廷,返回途中,在途中遇到敵人,敵人抓獲了韓扁。諸葛瑾聽後,十分恐慌,寫信給陸遜說:「大駕已還,敵人得到韓扁,將我們的虛實全部打聽清楚了。而且河水快乾了,最好是趕快離去。」陸遜接報後並未作答覆,卻催促人種葑豆,與眾將領下棋射箭遊戲,一如平常。諸葛瑾知道後說:「陸伯言足智多謀,他這樣做一定自有考慮。」 於是親自來見陸遜陸遜說:「敵人知道大駕已還,再不用為此籌謀,便專心對付我們。如今敵人已經守衛了要害之處,兵將已經出動,我們自己應當首先鎮定自如以穩住部隊,然後再巧施計謀,退出此地。如果今天就向敵人表明我們要走,敵人會以為我們害怕了,必然會來威逼我們,那就是必敗之勢了。」於是二人秘密定計,令諸葛瑾坐鎮舟船,陸遜率領全部兵馬向襄陽進發。敵人素來懼怕陸遜,見陸遜要攻襄陽,立即退回城中。諸葛瑾便引船而出,陸遜慢慢整頓好隊伍,大張旗鼓地走上船。敵人不知究竟,反而不敢追擊,於是陸遜全軍安然退出。

吳赤烏七年(244年),顧雍死後,陸遜被委任為丞相,但不久捲入太子孫和與魯王孫霸間的皇儲派系爭奪。全琮子全寄與魯王交好,陸遜因而寫信給全琮,提醒全琮約束全寄以免為家門招禍,反而引起全琮的怨恨。據《吳錄》記載,孫權私下召見楊竺,楊竺支持魯王,認為魯王有文武英才,應為嫡嗣。於是孫權打算立魯王,廢太子。當時有給使藏於孫權的床下偷聽,將此時告知了孫和。孫和害怕被廢,與正要去武昌的御使陸胤(陸遜族子)密議,欲請陸遜上疏表諫。不久陸遜上疏陳述:「太子正統,宜有磐石之固,魯王藩臣,當使寵秩有差,彼此得所,上下獲安。」又請求至建業面見皇帝,欲口述嫡庶之分,但不被允許。孫權追查密議洩露一事,先後將楊竺、陸胤收押審問,同時多次遣中使則讓陸遜4

陸遜於吳赤烏八年(245年)去世,享年六十三歲,家無余財。據《三國志》記載,陸遜是被孫權反覆的責備氣死的。陸遜之子陸抗葬父,還都謝恩,孫權令中使以楊竺告陸遜的二十條罪狀責問陸抗陸抗一一回答,孫權才漸漸消除對陸遜的懷疑。五年之後,赤烏十三年(250年)孫權廢掉孫和的太子之位將其放逐,魯王孫霸則被孫權賜死,最終將太子之位傳給幼子孫亮。太元元年(251年),孫權認識到自己的錯誤,在陸抗去建業治病時,流著淚對他認錯。4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9%99%B8%E9%81%9C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