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蒙 Lu Meng

呂蒙 Lu Meng呂蒙 Lu Meng(178年-220年),字子明,汝南富陂(今安徽阜南東南)人,由於為虎威將軍,故亦稱呂虎威。

呂蒙出身貧苦,少年時未曾受教育,從家鄉南渡,往江南依附姊夫鄧當。鄧當是孫策部下,曾數次討伐山越。呂蒙時年十六歲,常偷偷跟隨鄧當出征討伐賊眾。鄧當發現時吃了一驚,但無論鄧當如何苛責,也阻止不了呂蒙。鄧當將此事告訴呂蒙母親,蒙母大怒,要將呂蒙處罰,呂蒙表示自己只是希望上進脫貧,才敢於冒險44,蒙母被其言所感動,因而不忍處罰呂蒙。其時鄧當手下一名吏員認為呂蒙年紀幼小,因而十分輕視他4,後來又出言羞辱他。呂蒙大怒,拔刀殺了這名吏員,避罪出走,潛逃到同縣的鄭長家裡。後來呂蒙往校尉袁雄處自首,袁雄代其向上級求情;孫策便召見呂蒙,對其稱奇不已,於是赦免其罪,並將呂蒙安排為左右隨從。幾年後,鄧當逝世,張昭舉薦呂蒙代領鄧當職務,於是呂蒙被拜為別部司馬。4

200年,孫策遇刺身亡,得年二十六歲。其弟孫權接掌大權,想要重新編排軍隊,將小部隊裁併到其他部隊之中,矛頭指向那些統兵較少、地位低微的年輕將領。呂蒙自知如果自己的部隊遭到兼併的話,自己將來更難取得成就,於是想辦法賒貸籌集物資,讓士兵穿上深紅色制服與綁腿布,並加緊操練士兵。孫權檢閱時,呂蒙兵馬「陳列赫然,兵人練習」,孫權見後,認為他治軍有方,不但沒有削減其部隊,反而為呂蒙增加兵員。4

204年,孫權討伐江夏太守黃祖,擊破黃祖水軍,但因中途獲悉丹陽、豫章、廬陵三郡的山越少數民族作亂,因此收兵班師,呂蒙亦隨軍中。到達豫章(今江西南昌,孫權命征虜將軍呂範平定鄱陽(今江西鄱陽東北),蕩寇將軍程普進擊樂安(今江西德興東北),建昌都尉太史慈撫治海昏(今江西永修東),同時,令呂蒙與別部司馬黃蓋韓當周泰等率兵鎮守險要,擔任山越最為活躍地區的縣令或縣長。呂蒙與諸將遵照孫權的部署,各自以武力平定了於各地起事的山越族人。呂蒙因功被任命為平北都尉,兼任廣德長。

208年,孫權採納將軍甘寧建議,再次發兵進攻夏口(今湖北武漢境),呂蒙隨軍出征。黃祖下令用艨艟戰艦封鎖沔口(漢水入長江口),用大繩繫著巨石為錐以固定艦隻,艦上更有千餘人用弓弩射向孫權軍,封鎖孫軍的前進路線,令孫權軍進攻受阻。孫權命偏將軍董襲、司馬凌統各率百人敢死隊,身穿重鎧,乘大船突進到艨艟艦旁,董襲揮刀砍斷大繩,黃祖軍戰艦順水飄流,孫權軍便溯流進兵。黃祖孫權兵來,急派水軍都督陳就率兵反擊,呂蒙統率前鋒部隊,身先戰陣,親自斬殺陳就。孫軍乘勝水陸並進,包圍夏口城。孫權督軍猛攻,攻克其城。黃祖隻身逃竄,被孫權軍中的騎兵馮則所斬殺。此戰,孫權大獲全勝,一舉殲滅宿敵黃祖,佔領江夏地區。戰後論功,孫權認為戰事能取得勝利,關鍵是因為呂蒙能斬殺敵軍都督陳就4,因此任命呂蒙為橫野中郎將4,並賜錢千萬。

同年,呂蒙還跟隨周瑜、程普等人在赤壁大破曹操曹操引軍北歸,留曹仁等駐守江陵(今湖北江陵)。孫權周瑜、程普統兵數萬,與曹仁隔江相持。時益州將領襲肅率軍投誠,周瑜上表,請孫權把襲肅所部撥給呂蒙管轄。呂蒙卻有不同的見解。他從全域考慮,認為周瑜的意見欠妥。他極力稱揚襲肅有膽識,有才能,並說襲肅嚮慕教化遠道前來投誠,只該增加他的兵力,而不該褫奪他的兵權。4孫權覺得呂蒙說得有理,便依照他的意思,歸還了襲肅的部隊。不久,周瑜欲奪取江陵,先派甘寧襲取上游的夷陵城(今湖北宜昌),對江陵形成側背威脇。曹仁便分兵圍攻甘寧,欲奪回夷陵,甘寧被圍攻,唯有向周瑜求援。諸將擔心目前軍中兵少,如救援夷陵,則造成江陵空虛。呂蒙周瑜舉薦以凌統暫攝主軍,自己陪同周瑜往救甘寧。4接著又獻策,勸周瑜派三百人用木柴把本來險峻的山路截斷,當敵人逃跑時,遇障難行只能棄馬逃命,我方就可獲得他們的馬匹。周瑜採納了他的建議,親率主力馳援夷陵,大破曹軍於夷陵城下,所殺過半。曹軍乘夜逃走,途經木柴堵塞的險路,無奈之下騎馬者皆棄馬步行。周瑜呂蒙驅兵追趕截擊,獲得戰馬300匹,軍威大振。隨即回師渡江,進軍北岸,構築營壘,向江陵發起進攻。此時,孫權為策應周瑜攻勢,派兵包圍合肥(今安徽合肥)。曹仁由於孤軍無援,在近一年的交戰中屢戰失利,損失嚴重,遂被迫放棄江陵城,退往荊州(今湖北襄樊)。周瑜佔領江陵,被孫權任命為南郡太守,控制了長江中游地帶。呂蒙因功被任命為偏將軍,兼任尋陽令。4

後來曹操派廬江人謝奇任蔪春典農,駐扎在皖城的田鄉,屢次侵擾邊境。呂蒙派人誘使投降,謝奇不從,呂蒙就尋其破綻發動襲擊,謝奇退縮,部下扶老攜幼,紛紛投降。213年,曹操親率10萬大軍進攻孫權,進至濡須口(今安徽無為東南),攻破孫權軍江西營寨,俘虜都督公孫陽。呂蒙孫權統領7萬部眾抗御曹操,期間呂蒙多次獻奇計,均有效驗,還勸孫權在夾水口建立船塢。此役中,呂蒙致力於防範敵兵,精到細密。後來曹操遙望孫權的軍隊,見其陣容威嚴,布防嚴密,於是不敢輕易冒進。適值長江春汛將至,孫權寫信勸曹操儘速撤兵,曹操也審時度勢,主動撤軍而回。4

214年,曹操臨退軍時,任命朱光為廬江太守,屯軍宛城,大開稻田,又令人招誘鄱陽地方的賊帥,讓他們充當內應。呂蒙知道這個情況後,提醒孫權要及早攻佔宛城。4孫權採納呂蒙意見,親征宛城,並在軍中引見諸將,求問計策。諸將皆勸孫權堆造土山,添製攻城械具,呂蒙獨具異見,認為當時形勢利在速戰,不宜遷延時間。4會議後,孫權決定採用其計,呂蒙舉薦甘寧為升城督,在前線督攻,呂蒙則以精銳軍隊為後繼。吳軍在早上發動進攻,呂蒙手執鼓槌,親自擂鼓,士卒均雀躍奮進,於中午時段便攻破敵城。從合肥出發的張遼援軍兵至夾石,知道皖城已失,大驚而退。孫權大大嘉獎呂蒙的功勳,並認為此戰中呂蒙的功勞最大,甘寧為其次4,於是拜呂蒙為廬江太守,將此戰所得的人馬盡分與呂蒙,又另賜尋陽屯田軍六百人,官屬三十人。

呂蒙獲賞賜後,返回尋陽。此時廬陵一帶有賊兵作亂,留守諸將數次進擊都不能擒賊。孫權便說:「兇猛的鷙鳥縱使有百隻,也不如一隻大鵰。」(同語亦見於孔融〈薦禰衡表〉:『鷙鳥累百,不如一鶚,使衡立朝,必有可觀。』)4於是命令呂蒙討伐賊兵。呂蒙兵至廬陵,擒殺首惡,餘下的全部釋放,讓他們當平民。

214年,劉備任命關羽鎮守荊州全土,孫權便派遣呂蒙都督鮮于丹、徐忠、孫規等二萬兵西取長沙、零陵、桂陽三郡。4呂蒙向三郡致書勸降,長沙、桂陽二郡望風歸服,惟獨零陵太守郝普守城不肯降。呂蒙安頓好長沙的防務後前往零陵,經過酃縣時遇到南陽人鄧玄之。鄧玄之是郝普的舊識,呂蒙便打算透過鄧玄之勸誘郝普。

此時,劉備得知孫權有意奪取荊南之地,便親自來到公安,命關羽帶領三萬兵至益陽爭奪三郡。孫權當時正在陸口,節度眾軍,他一方面使魯肅帶領萬人屯於巴丘,以拒關羽;另一方面發書傳召呂蒙,令呂蒙捨棄收取零陵,迅速回軍協助魯肅對付關羽4

呂蒙收到孫權要他勒兵回益陽的指示時,刻意將信件藏起,隱瞞此事,並於當夜召集諸將,教授他們戰略。翌晨,呂蒙一方面指示軍隊直接攻城,另一方面著鄧玄之進城游說郝普,並向他傳送虛假軍情,指劉備受困、關羽戰敗,外無援軍,零陵孤城難守。鄧玄之將呂蒙的說話具體告訴郝普,郝普果然被呂蒙所誤導,答應投降。鄧玄之先出城向呂蒙報訊,呂蒙預先敕令四個將軍,各選百人,待郝普出城,便進城守住城門。不久,郝普出城,呂蒙親自迎接他,並握著他的手,和他一起下船。寒暄幾句後,呂蒙拿出孫權的書信給郝普看,更拊手大笑起來;郝普細閱書信內容,方知劉備已在公安,而關羽則近在益陽,對自己受呂蒙用心計所騙不戰而投降感到羞慚怨恨,無地自容。

呂蒙盡得三郡後,便留孫河守城(一說是留守者孫皎,但《吳主傳》中孫皎卻跟隨呂蒙兵援魯肅4,故留守者應為孫河)(孫河早已在204年與孫翊遭殺害)。自己即引軍開赴益陽,與孫皎、潘璋魯肅兵並進,對付關羽。結果劉備孫權重新請盟,孫權遣歸郝普等人,以湘水為界割還零陵,另一方面賜尋陽、陽新為呂蒙之食邑。4

215年同年,益陽戰後,孫權軍隊還師,出征合肥。但是孫軍進攻不利,撤兵時更為曹軍將領張遼等所追襲。吳軍勢急,呂蒙與凌統以死捍衛孫權,力保不失。217年,曹操治兵完畢,再次興師伐吳,進軍至居巢(今安徽巢縣東北)。孫權便以呂蒙為都督,據守早前建成的城塢,並設置萬張強弓硬弩,以拒曹操。結果曹軍前鋒尚未安然立屯,便被呂蒙攻破了,曹操迫不得已只好退兵。呂蒙累計大功,封為左護軍、虎威將軍。4

217年冬,魯肅病故,呂蒙繼其任,西屯陸口,接收魯肅軍萬餘人馬,又拜為漢昌太守。呂蒙與關羽分土接境,心知關羽驍雄難敵,又常有兼併之心,而且位居長江上流,恐怕目前互相拒守的形勢難以久持。從前,魯肅等認為曹操尚存,禍患剛起,吳蜀聯盟理應互相協輔,同仇敵愾,不可彼此失信。呂蒙則向孫權密陳計策,游說孫權下決心襲擊荊州。4孫權聽過分析,深深認同呂蒙之策,然而又向呂蒙表示有取徐州之意,呂蒙分析徐州雖然易取但不易守御,應該先取荊州,完全佔領長江南岸,才能爭取與曹操對峙的最大優勢。孫權聽罷,亦覺呂蒙的主張比較恰當。呂蒙正式代替魯肅時,一到陸口,便對關羽加倍殷勤,廣施恩義,和關羽結下友好關係,為將來的軍事行動作出準備。4

219年,關羽攻討樊城的曹仁,留兵將守備公安、南郡。呂蒙向孫權獻策,對外宣稱自己病危,在孫權的允許下還都休養,再以「意思深長,才堪負重」、「未有遠名」的偏將軍右部督陸遜代替呂蒙的位置,讓關羽的後防鬆懈。4呂蒙回建業後,關羽果然相信呂蒙病重,撤去後方的守兵,專心攻打樊城。當時,魏國任命左將軍于禁引軍救援曹仁于禁軍隊卻敗於關羽之手,被俘人馬達數萬之多。關羽託名糧米不足,竟然擅自拿取湘關的米糧為軍用。孫權聞此消息,便令呂蒙為大督,征虜將軍孫皎為後繼,進軍南郡。(一說是陸遜主動讓軍糧給關羽,以此得知關羽軍確實缺乏軍糧,乘機攻擊)

219年,呂蒙軍隊前赴尋陽,將精兵埋伏於小船中,令將士身穿白衣,喬裝成商人,晝夜兼行,直至江邊,將關羽所設置的守兵盡數制伏,因此身在樊城戰線的關羽對呂蒙的行動毫不知情。呂蒙成功襲取南郡後,遣虞翻說降士仁、麋芳。呂蒙入據城中,擒得關羽及其軍隊的將士家屬,並採取懷柔策略,撫慰各軍家屬,又嚴令約束孫軍士卒不得干犯城中百姓,更不能豪取強奪。其時呂蒙麾下一位軍吏,是汝南人(與呂蒙同鄉),因天雨關係而擅取鄉民的一個斗笠來保護官家鎧甲。當時官鎧是屬於配給物資,士卒有責任保護獲分配的物件不被損壞,呂蒙明白此人是為了維護鎧甲,但卻因此竊盜冒犯新訂立的軍令,亦自覺不能因為同鄉的緣故便徇私枉法,於是垂淚下令處決此人。自此軍中綱紀嚴謹,士卒都能做到路不拾遺。

呂蒙每天令人存恤老人,問他們有何不足,患病者贈給醫藥,飢寒者賜予衣糧。關羽家中府藏的財寶,呂蒙皆令先行封閉,待孫權來到才處置。關羽引軍欲回後方期間,在道路上數次派人與呂蒙相通消息,呂蒙每次都厚待使者,讓他週遊於城中,向前線士卒的家屬致問或投送家書。使者回到關羽軍隊後,士卒紛紛向使者詢問家中狀況,當他們得知家門無恙,所受的招待甚至比平時更好的時候,變得全無鬥心。孫權親臨南郡後,關羽自知形勢孤窮,於是退走麥城,西至漳鄉,其屬下部眾都投降吳軍。孫權便命朱然潘璋截斷關羽的逃走路徑,結果於220年1至2月間,終於捉獲關羽父子,重奪荊州。4

呂蒙成功奪取荊州,立下大功,孫權於公安大會上宣告拜呂蒙為南郡太守,封孱陵侯,賜錢一億4,黃金五百斤。呂蒙以身體虛弱多病請辭,孫權不許,更笑曰:「擒捉關羽成功,全賴子明設謀,如今大功已經成就,未受賞賜,何必多慮?」於是特別派遣軍隊鼓吹慶賀,為呂蒙挑選虎威將軍轄下的官屬,與及作為南郡、廬江二郡太守的威儀器物。拜封完畢後呂蒙返回軍營,兵馬前後相從,軍樂沿路鼓吹,光耀萬分。

可惜的是,還未正式封爵位,呂蒙卻突然病發,孫權當時仍在公安,特地將呂蒙置於內殿,千方百計為他醫治,又以千金懸賞,招募能治癒呂蒙疾病的人。孫權為此情緒低落,想隨時留意呂蒙的病況,但又恐怕阻礙他歇息,於是在別室的牆壁上鑿了個小洞,以便觀察呂蒙。每當看見呂蒙稍能進食,孫權便為之大喜,言笑歡暢;當呂蒙病況轉重,孫權便會心煩失眠。某次,呂蒙之病曾有相當程度的改善,孫權更為此下達赦令,聚集群臣一起慶賀。

然而不久後呂蒙病況急轉直下,孫權親自探望,命道士為呂蒙求命祈福。呂蒙臨終前向孫權交代後事,將重任交予朱然陸遜,便於內殿病卒,得年四十二歲。孫權極其哀痛,因而憔悴。呂蒙未死之時,其畢生所得的金寶享賜盡付於府藏,令家人在他命絕之日皆上還,喪事務要簡約。孫權聞知此事,悲痛更甚。4[28]

呂蒙兒子呂霸承襲其爵位,又得守墓者三百家,復田五十頃。呂霸死後,其兄呂琮承襲侯位。呂琮死後,其弟呂睦嗣任。《三國志》記載孫權與呂蒙親厚的君臣關係,如《朱然傳》中有「權意之所鍾,呂蒙、凌統最重」之語[29];《朱據傳》又有「權咨嗟將卒,發憤歎息,追思呂蒙、張溫,以為朱據才兼文武,可以繼之」之語。[30]。從以上各段記載可見,呂蒙在孫權心中是如何見重。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90%95%E8%92%99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