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曄 Liu Ye

劉曄 Liu Ye劉曄 Liu Ye(生年不詳-234年),字子揚,淮南成德(今安徽省壽縣南)人,曹魏的戰略家和政治家,歷事曹操曹丕曹叡三代;先祖為漢光武帝的兒子阜陵王劉延。劉曄自小膽識過人而機巧,對於分析局勢等有其過人之處,汝南名士許劭躲避戰亂到揚州時,評價劉曄有佐世之才,逝世後諡曰景侯。

七歲時,母親死去,臨終前說父親劉普的僕人有誣害人的性格,害怕自己死後會出亂局,希望他和他的兄長劉渙長大後能除去他。十三歲時就按母親的遺命,斬殺了父親寵信的侍者,而後又坦然向父親請罪。劉普原先大怒,但知道劉曄的動機後亦對他十分欣賞,不作苛責。

二十多歲時,天下大亂,揚州地方的豪強們大多不願抑強扶弱而且狡猾殘暴。揚州當地有鄭寶、張多、許乾等人擁兵自重,其中以鄭寶最為驍勇果斷,才能和力氣都很突出,為當地人所忌憚。當時鄭寶想擄略百姓渡過長江到江南地區,看中了劉曄是當地的高族名人,想要強逼他倡導這個計謀。劉曄知道後很害怕,但都沒有被鄭寶找到。此時曹操派使者到揚州,劉曄去見使者,論及當前時勢,並請使者在他那裏停留數日。鄭寶於是帶數百人帶著牛和酒迎接使者,並等待劉曄劉曄則在中門外設酒菜飯席給鄭寶部眾,自己則與鄭寶在內宴飲,並暗中要人借敬酒的機會殺掉鄭寶。但鄭寶原來不好酒,並且很留意他們,令那人不敢下手。劉曄於是親手用佩刀斬殺鄭寶,並斬他的頭下來,向他的部眾恐嚇:「曹公有令,敢有動者,與寶同罪。」部眾見此都很震驚和害怕,跑回營舍。當時營中尚有精兵數千,劉曄為防他們作亂,即騎鄭寶的馬匹到鄭寶的營門前,向一些首領陳說禍福利弊,最終眾人叩頭迎納劉曄劉曄入營後安撫群眾,令眾人歸服,更推舉劉曄為新首領。但劉曄見漢室衰微,自己亦是皇室宗族,不想擁兵,與是將那些部曲都委託給廬江太守劉勳。

劉勳當時在江淮之間有很強的兵力,受到孫策的忌憚,於是孫策派使節特以卑下的言辭和財寶要求劉勳代為攻打上繚城。劉勳相信孫策,更因收得財寶而十分高興,各人都祝賀,但劉曄則不感喜悅。劉勳詢問,劉曄則說:「上繚雖小,城堅池深,攻難守易不可旬日而舉,則兵疲於外,而國內虛。策乘虛而襲我,則後不能獨守。是將進屈於敵,退無所歸。若軍今出,禍今至矣。」但劉勳不聽,堅持出兵。而孫策果時從後乘虛襲擊劉勳,劉勳失敗後,於建安四年(199年)投奔曹操劉曄亦跟隨。

後來曹操到壽春,當時山賊陳策在廬江聚眾數萬人,並據險而守。曹操曾派偏將試圖消滅但不果。曹操於是詢問群下問可否征伐。很多人都認為山賊據險而守,難以攻克,而且無足輕重,不應征伐;但劉曄認為其實是偏將資歷不足和天下未定而令到山賊仍敢對抗,而當時局勢已經大致穩定,應該先懸賞勸降,再用軍事實力進逼,那山賊就會自己潰敗。曹操同意,並派猛將在前,大軍在後,最終如同劉曄所預測般平定陳策。戰後曹操劉曄為司空倉曹掾。

建安二十年(215年),曹操征伐據守漢中的張魯,任用劉曄為主簿。當時張魯弟弟張衛領兵堅守,曹操攻陽平山上各個屯寨,但山勢險峻難登,難以攻克;而且士兵死傷甚多,糧食又缺乏,曹操於是打算撤軍,命令夏侯惇許褚呼叫山上的軍隊撤退。此時有一些軍隊在夜裏誤闖張衛別營,營中士兵大驚四散,當時在軍隊後方的劉曄見此認為可以取勝,勸夏侯惇等不要退軍。夏侯惇見後相信,於是回去告訴曹操曹操於是進攻張衛張衛不敵退走。張魯不久投降,曹操得漢中。劉曄及後即勸曹操進攻劉備新佔的蜀地,認為攻佔漢中後令蜀人震驚,只要進攻他們就會望風歸附;否則讓諸葛亮關羽張飛等人穩定人心,據守險要,那日後就難以征服。但曹操不聽。七日後,有從蜀地投降的人說蜀地人心惶惶,劉備斬殺驚惶者亦不能安定人心4曹操於是再問劉曄現在可否進攻,劉曄卻說蜀人人心已經稍微安定,不能進擊。曹操最終回師,及後任行軍長史,兼領軍隊。

黃初元年(220年),劉曄升任侍中,賜爵關內侯。當時曹丕問朝臣究竟劉備會否為被孫權襲取荊州而殺害的關羽報仇,大多數都是認為劉備力量薄弱,名將只有關羽關羽死後國內憂慮,根本不會再發動戰爭。但劉曄卻認為劉備一定會借出兵而重振聲威;而且認為劉備關羽兄弟情重,一定會為他報仇4。最終劉備果然於次年(221年)進攻孫權,發動夷陵之戰。當時孫權舉全國之力應付,並向曹魏稱藩,朝臣很多都慶賀,但劉曄卻認為孫權並沒有臣服之心,這次只是逼不得已才稱藩。劉曄更建議曹丕乘虛領兵攻滅東吳,以絕後患。但曹丕不同意。東吳在夷陵之戰戰勝後果然漸見不臣之心,曹丕於是打算討伐,但劉曄認為吳國剛剛大勝蜀漢,上下一心,而且有長江天險,不能這麼倉卒進攻,但曹丕又不聽。黃初五年(224年),曹丕親自領軍到廣陵泗口,命令荊州和揚州的軍隊並進,進攻東吳。當時很多人都以為孫權會親率軍隊抵抗,但劉曄認為孫權知道曹丕只率大軍到江北壓境,過河戰鬥者必定是其他將領,因而必定會靜待進攻,不會親率迎擊。最終孫權都沒有來,曹丕唯有撤退。

魏諷在東漢末年很有名聲,卿相以下的官員都與他誠心結交。延安元年(220年),劉備將領孟達率眾投降,曹丕孟達甚為器重,任命他為新城太守,加散騎常侍;當時的人都稱他有「樂毅之量」。而劉曄一見他們二人,都說他們必定會叛變。最終魏諷於建安二十四年(219年)在鄴城叛變;而孟達則於太和元年(227年)與諸葛亮通信,意圖叛亂。

太和元年(227年),魏明帝曹叡繼位,進封劉曄東亭侯,食邑三百戶。次年,遼東公孫淵脇逼叔父公孫恭讓位,自立為遼東太守﹕劉曄認為公孫氏佔領遼東很久,恃著海和山的阻隔,可能會好像胡族一樣難以制約,甚至發動叛亂。建議應趁公孫淵初登位,出其不意出兵討伐,並開設懸賞引誘他的反對者協助,可能未必開戰就能解決遼東割據問題。但最終都沒有被接納,公孫淵亦與於景初元年(237年)叛魏。

劉曄得到明帝寵信親近,有一次曹叡打算攻伐蜀漢,朝臣都說不可以,但劉曄私下卻對曹叡說可以;後出去和朝臣又說不可以,因為劉曄的膽識,說時都好像是真心的,曹叡和各大臣都沒有懷疑。當時中領軍楊暨被明帝寵信,亦敬重劉曄,他是最為反對曹叡伐蜀的大臣,劉曄與楊暨見面時亦有向他說不可攻伐的理由,楊暨於是以為劉曄一定會支持自己。到後來楊暨再和明帝討論攻伐蜀漢之事,楊暨懇切地進諫反對;明帝指責他是儒生出身,不通軍事,楊暨因而搬出既一直反對伐蜀,亦是重臣的劉曄去勸告明帝,但明帝卻一直聽劉曄說可以攻伐,於是找來與楊暨對質,但召見時劉曄卻不發一言。後來劉曄再私下見明帝,劉曄指責明帝不應將伐蜀大計隨意告訴其他人,更稱懷疑蜀漢已得悉明帝要來攻的情報4;明帝更是感謝劉曄。後見楊暨又指責他對君主進言過於直率,應要婉轉地表達4;楊暨亦感謝他。有人見到劉曄這樣巧妙奉迎這兩方面,甚為厭惡,於是向明帝告發,更建議明帝召見劉曄時特地以與自己相反的意見來問他,如果每樣他都表示同意,就表示劉曄他是揣摩上意了。後來明帝一試,果然如此,更因始疏遠劉曄劉曄因而發狂。

太和六年(232年)因病改任太中大夫,不久出任大鴻臚。兩年後再任太中大夫,及後死去。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88%98%E6%99%94_(%E4%B8%89%E5%9B%BD)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