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統 Ling Tong

凌統 Ling Tong凌統 Ling Tong(189年-217年?),字公績,吳郡餘杭(今浙江省杭州市餘杭區人),東吳重要將領,少有名盛,為人有國士之風;多次戰役中表現出色,後拜為偏將軍。

父親凌操輕俠有膽氣,孫策初時興兵,每次凌操從征,經常作先鋒首當其衝。守永平任永平長,平治山越,姦猾之徒也收斂,後遷升為破賊校尉。後來到孫權統軍,隨征江夏。凌操先登進入夏口,斬殺黃祖的先鋒。輕舟獨進,中箭矢而死。吳書記載甘寧擅射,射殺了凌操。凌統時年十五歲,左右的人多數都稱讚他,孫權以凌操死於國事,拜凌統為別部司馬,行破賊都尉,代其父統領父親生前的兵士。

及後隨軍討伐山越,孫權破保屯後先回朝,留下萬人在麻屯,凌統與督軍張異等留下圍城破敵,並在限期內把敵軍攻下。先前,凌統與陳勤同場飲酒,陳勤性格剛勇意氣用事,酒祭祀期間,陳勤欺壓坐著的人,舉罰酒不按規矩。凌統恨其態度輕佻和傲慢無禮,當面指責陳勤但沒有效果。陳勤怒罵凌統和其父凌操,凌統流涕不回答,從原位離開。陳勤趁著自己喝了酒凶暴誖逆,又在路上繼續辱罵凌統凌統終於忍無可忍,拿起刀來砍陳勤,數日後死亡。在攻麻屯當天,凌統說:「我不死沒法謝罪。」於是率軍激勵士卒,用身擋著矢石,他所攻打的一面,立即就瓦壞,眾將乘著攻勢進擊,遂即大破敵軍。凌統軍還,綁著自己到軍正那裡。孫權認為他的節氣果毅,使他以功謝罪。

208年,孫權再次征討江夏,凌統為前鋒,凌統與所得到的數十名英勇善戰的兵士共乘一船,時常離開大軍數十里。駛到右江,斬殺黃祖將領張碩,擄獲其船隻、士兵。返回到孫權大軍,並引領自軍兼程趕路,水路兩路齊進。當時孫權軍將領呂蒙打敗黃祖水軍,而凌統先攻下城池,於是大獲全勝。同年,赤壁之後大敗曹軍,孫權任凌統為承烈都尉,與周瑜等人破曹操於烏林,再攻曹仁,遷升為校尉。雖然在軍旅,但凌統親賢接士,輕財重義,有國士之風。又跟隨呂蒙破皖城,後拜為盪寇中郎將,領沛相。

215年,隨呂蒙奪取劉備的長沙、零陵、桂陽三郡,奪取三郡後回師,從益陽直往合肥,時為右部督。

同年,當時孫權撤軍,前軍已赴合肥,魏將張遼等眾已經靜悄悄來到津北。孫權使人追前頭的大軍返回,但前軍已經走得特別遠,形勢已經迫不來及。凌統率身邊的三百人陷敵解圍,扶護孫權走出重圍。敵方已經把橋破壞,橋身只有兩板,孫權策馬奔走,凌統迴歸戰場作戰,左右幾乎已死,身體亦已傷創,他殺了數十人,揣測孫權已經成功逃脫才離開。橋段沒有路可行,只能披甲潛遁在水中而行,前邊是江河,後面追兵甚急,唯有在鎧甲還沒有來得及卸下的情況下跳水逃生。孫權見凌統回來,非常驚喜,但凌統卻悲痛自己左右人馬都已為國殉死了,孫權用自己衣袖拭擦凌統的眼淚,並說道:「公績,死去的人已經死了,你還安在,有何憂慮呢?」凌統身體嚴重受創,孫權於是把凌統留於船上,換其衣物。凌統的創傷全賴卓氏良藥,所以故不得死去。此役後拜為偏將軍,加倍給他兵士。

時常有人推舉與凌統同郡的盛暹給孫權,認為此人比凌統更有梗概大節,孫權說:「如今暫時只有凌統就足夠。」入夜後召見盛暹,當時凌統已經在床上,聽到盛暹後,穿衣出門,捉著盛暹的手入自己臥室中,凌統愛惜人才不會禍害他人。

凌統認為山中之人大多壯悍,可以用威信、恩惠勸誘他們投降,孫權便命他東進,並命各城凡凌統要求,皆先給予後報告,募得精兵萬餘人。途中經過祖縣,並進入鄉寺,與鄉親舊友故恭敬盡禮,恩意極隆。此事後病逝,孫權知道後,立刻從床坐起來,哀痛不能制止,數日茶飯不思,說話時便會流涕,並命張承作了一編銘誄。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87%8C%E7%B5%B1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