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甫嵩 Huangfu Song

皇甫嵩 Huangfu Song皇甫嵩 Huangfu Song(生年不詳-195年),字義真,涼州安定朝那(今寧夏彭陽)人,東漢末期將領,曾參與平定黃巾之亂,官至太尉。

皇甫嵩少有大志,好《詩》、《書》,習弓馬。初獲舉孝廉、茂才,漢靈帝時入京為徵為議郎,轉北地太守。

光和七年(184年)黃巾起事後,史載「州郡失據,長吏多逃亡。旬日之間,天下響應,京師震動」。當時皇甫嵩建議解除對黨錮之禍士人的禁錮,並且以金錢和馬匹賞賜將士以平亂,漢靈帝接納,於是出天下精兵,派遣北中郎將盧植討張角,另以皇甫嵩為左中郎將,與右中郎將朱儁各領一軍,共討潁川黃巾。黃巾將領波才初敗朱儁,並進圍皇甫嵩所在的長社(今河南長葛市東),軍中因皇甫嵩兵少而恐慌,然而皇甫嵩看準黃巾軍以草結營的行動,在夜間乘大風施以火攻,配合其領軍衝擊,果然令黃巾軍大亂。當時官任騎都尉的曹操適時領援軍到,皇甫嵩遂與曹操朱儁合兵一處廝殺,大破敵軍,獲封都鄉侯。皇甫嵩朱儁乘勝進兵平定了汝南、陳國一帶的黃巾軍。隨後他上表朝廷奏捷,將平定三郡的功勞歸給朱儁。其時原本派往討伐張角的北中郎將盧植因得罪小黃門左豐而被誣陷獲罪,皇甫嵩又表奏盛讚盧植行軍方略,稱他之所以能擊破黃巾也因沿用其謀畫,終令盧植復為尚書。

同年,皇甫嵩在倉亭(今河南管縣東北)擊敗東郡黃巾,生禽卜己,隨後就受命北討張角。皇甫嵩與張梁在廣宗作戰,初因張梁軍精銳而無法擊破,但次日皇甫嵩下令閉營休息,觀望黃巾軍,見其有所鬆懈後才乘夜出進,在清晨雞啼時發起進攻,一直打到下午並大破對方,斬殺張梁,俘獲甚眾。其時張角已病死,皇甫嵩又開棺戮屍並斬下其首級,傳至京師洛陽(今河南洛陽)。接著,皇甫嵩與鉅鹿太守郭典於下曲陽(今河南晉縣西北)擊斬張寶,平定黃巾之亂。皇甫嵩獲授左車騎將軍,領冀州牧,封槐里侯,食八千戶。

皇甫嵩隨後便請得朝廷免冀州一年的田租以救助飢民,故當時百姓如此歌頌皇甫嵩:「天下大亂兮市為墟,母不保子兮妻失夫,賴得皇甫兮復安居。」而皇甫嵩撫恤士卒亦很得眾心,而皇甫嵩見官吏受賄反倒會賜他財物,官吏們都因而慚愧,甚至有一些還自殺。其時前信都令閻忠更勸皇甫嵩乘著平定黃巾的威勢乘時而起,奪取天下,但為皇甫嵩拒絕。

因應北宮伯玉、邊章和韓遂等人於隴右作亂,皇甫嵩在中平二年(185年)春季就改鎮長安(今陝西西安市),守衞園陵,隨後更與入侵三輔的北宮伯玉等人作戰。可是,皇甫嵩屢次作戰無法討平他們,又因黃巾之亂時得罪過宦官趙忠及張讓,遂被二人表奏「連戰無功,所費者多」,於當年秋季被徵還,被收回皇甫嵩左車騎將軍印綬,削戶六千,改封都鄉侯。

中平四年(187年),涼州王國起兵叛亂,並在次年圍陳倉。朝廷再度起用皇甫嵩為左將軍,督前將軍董卓各率二萬人抵抗。當時董卓想速赴陳倉,但皇甫嵩認為陳倉守備堅固,足以守住王國進攻,可待屢攻不破的王國兵疲然後獲得全勝,不戰而屈人之兵,沒有急急趕去為陳倉解圍。而王國自該年冬季起到明年春季圍困陳倉城共計八十多日,仍然無法攻破,士兵疲累不堪被逼退去,皇甫嵩遂決定進擊王國。董卓又以「窮寇勿追,歸眾勿迫」為由勸阻,然而皇甫嵩說之前不主動進攻是避其鋒銳,現在則是乘其衰敗而進攻,那是疲師而不是歸眾,是沒鬥志的亂兵而非窮寇。於是獨自進攻,留董卓在後,果大破王國軍,王國更敗走而死,平定「王國叛亂」。董卓見此,反而忌恨皇甫嵩

中平六年(189年),董卓調作并州牧,朝廷要他將屬兵都轉交予皇甫嵩,但董卓不肯,皇甫嵩更將此事上報朝廷,令董卓被漢靈帝責備,更加深了董卓皇甫嵩的仇恨。董卓掌權後,於初平元年(190年)召皇甫嵩入京為城門校尉,其實是要殺了他,幸得與董卓關係良好的兒子皇甫堅壽以陳說大義感動董卓才得免,並歷任議郎及御史中丞。

初平三年(192年),王允呂布等殺董卓,又命皇甫嵩攻在郿塢的董旻,滅董卓三族。王允掌政後先後升皇甫嵩為征西將軍及車騎將軍,董卓部將李傕等後進攻長安,殺王允掌政,又以皇甫嵩為太尉,因流星免官後又拜光祿大夫,遷太常,後病逝,贈驃騎將軍。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7%9A%87%E7%94%AB%E5%B5%A9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