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祖 Huang Zu

黃祖 Huang Zu黃祖 Huang Zu(生年不詳-208年),表字不詳,荊州牧劉表之宿將,曾任江夏郡太守。

初平三年(192年),孫堅袁術命令下征伐劉表的荊州,劉表黃祖去抵抗孫堅,在樊城與鄧州之間決戰,,孫堅乘夜追擊,敗走黃祖逃入峴山。黃祖部將呂公伏兵於竹林間以落石,擊中孫堅頭部,腦漿逆流身亡,享年三十七歲。長沙人桓階因為曾被孫堅推舉為孝兼,為報此恩,他大膽前往劉表處與其斡旋。劉表欣賞其義行,於是答允其要求,把孫堅的遺體送還給孫家。孫堅孫堅之兄孫羌之子)侄子孫賁統率孫堅部眾投靠袁術袁術上奏孫賁為豫州刺史。

建安三年(198年)禰衡因得罪黃祖,為黃祖所殺。初曹操把禰衡送給劉表,但因禰衡侮慢劉表劉表知道江夏太守黃祖性急,於是把禰衡送給黃祖。禰衡與黃祖之子黃射相善,黃祖亦善待禰衡。

建安四年(199年),孫策進軍至沙羨,劉表派侄子劉虎和南陽人韓唏帶領長矛隊五千人趕來支援黃祖孫策帶領孫權周瑜呂蒙、程普、韓當黃蓋等將領同時並進,與仇敵黃祖在沙羨一帶展開大戰,黃祖幾乎全軍覆沒,韓唏戰死,黃祖隻身逃走,士卒溺死者達萬人,孫策繳獲戰船六千艘。孫策在給朝廷的奏摺中說:「臣身跨馬陣,手擊急鼓,以齊戰勢。吏士奮激,踴躍百倍。心精意果,各競用命。越渡重塹,迅疾若飛。火飛上風,兵激煙下,弓弩齊發,流矢雨集。可謂驚心動魄」。可見戰況之激烈。曹操在收到戰報後感嘆:「猘兒難與爭鋒也」。

建安八年(203年),孫權統軍討伐黃祖,校尉凌操隨征江夏斬殺黃祖的先鋒。黃祖敗走,凌操輕舟獨進。領兵在後的黃祖部將甘寧射殺了凌操。黃祖因而脫險。

建安十一年(206年),江夏太守黃祖遣將鄧龍數千兵將入柴桑,都督周瑜反擊,生擒鄧龍送吳。

建安十二年(207年),投靠了孫權甘寧說:今漢已經日漸衰微,曹操為滿足自己的心,終於成了篡漢的盜賊。南荊之地,山陵地勢有利,江川流通,國的西邊的確是這樣的形勢。我已看透劉表,考慮的不夠長遠,兒子也是無能的人,不是能夠承傳基業之才。主公應當盡早規劃,不能落入曹操手上。進圖之計,先取黃祖為佳。黃祖如今年老,老邁衰退嚴重,錢財糧谷都已經缺乏,左右矇騙他,事出於錢財私利,侵要吏士的錢財,吏士心裏都憤怒。舟船戰具,廢棄也不修理,耕農懶惰,軍隊沒有法紀。如果主公現在去攻打,必定能大敗。一旦打敗黃祖軍,擊鼓行軍至西,西據楚關,大局趨勢擴張,這樣就可以逐漸進取巴蜀。」孫權贊同並採納。張昭當時就在席上坐,難言道:「吳國如今危懼,如果行軍攻打,必然招致恐慌。」甘寧回答道:「國家將蕭何的重任交給君你,君留置守護卻擔心憂亂,那為什麼還要仰慕古人?」孫權對舉起酒杯附於甘寧說:「興霸,今年行軍討伐,就如這杯酒,決意託付給卿你。卿盡量提出方略,如能夠破黃祖,則是卿的功勞,不要因為張長史(張昭)之言而放棄。」吳範說:「今茲少利,不如明年,明年戊子,荊州劉表亦身死國亡。」孫權最後還是出兵,不能攻克。

建安十三年(208年),孫權於是再次發兵進攻夏口(今湖北武漢境),周瑜為前部大督。呂蒙隨軍出征。吳範到尋陽時,視察環境,要求軍隊立刻加速行軍,黃祖下令用兩首艨艟戰艦封鎖沔口(漢水入長江口),用大繩繫著巨石為錐以固定艦隻,在兩面大石上聚集數千人,艦上更有千餘人用弓弩射向孫權軍,弓弩亂發,箭如雨下,封鎖孫軍的前進路線,孫軍不能向前。偏將軍董襲與司馬凌統各率百人死士為前部,眾人被著兩鎧,乘著大舸船衝入蒙沖裡,董襲持刀斷開兩首蒙沖之間的聯結,凌統與數十名英勇善戰的兵士共乘一船,斬殺黃祖將領張碩,黃祖孫權兵來,急派水軍都督陳就率兵反擊,呂蒙統率前鋒部隊,身先戰陣,親自斬殺陳就。擄獲其船隻、士兵。返回到孫權大軍,並引領自軍兼程趕路,水路兩路齊進。凌統先攻下城池,黃祖隻身逃竄,被孫權軍中的騎兵馮則所斬殺。

此戰,孫權大獲全勝,一舉殲滅宿敵黃祖,但是劉表長子劉琦及時前來御敵,孫權依舊無法攻下江夏。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9%BB%83%E7%A5%96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