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柔 Gao Rou

高柔 Gao Rou高柔 Gao Rou(174年-263年),字文惠,陳留圉縣(今杞縣圉鎮)人。曹魏大臣,仕於曹操及曹魏五位皇帝,幾乎橫跨整個曹魏,見證了曹魏的興亡。

高柔父親高靖任蜀郡都尉,但高柔則留在陳留。當時曹操為兗州刺史,高柔對城中的人說陳留乃四戰之地,曹操又有進圖四方的願望,未會安守兗州,而且張邈起兵時是陳留太守,現跟隨曹操恐怕會叛變。勸人們儘快離開,以避開將會出現的戰爭,只是當時人人都認為張邈與曹操關係密切,而高柔又年少,都沒有重視。高柔的堂伯高幹袁紹的外甥4,當時高幹呼喚高柔到河北,高柔於是與宗族一起去依附高幹。適逢父親死去,高柔不畏兵劫路遠,冒險到蜀地治喪,嘗盡辛苦,三年後回到北方。

建安九年(204年),高幹高柔歸降曹操曹操任命高柔為菅縣縣長。縣中的人都對他有所聽聞,有數名奸吏因而自動辭官,但高柔卻挽留他們,包容他們過往的事,令他們都成為好官吏。高幹次年就以并州叛曹,高柔雖沒有參與,但曹操卻想因事而誅殺他,命他為刺奸令史,但高柔做得十分好,處法允當,獄中無滯留未判的犯人,每晚都看文書到深夜,抱著文書睡著了,曹操見此才對他改觀,辟他為丞相倉曹屬。

建安十六年(211年),曹操要派鍾繇等領兵討伐張魯,但高柔認為領兵入關必會驚動關中的馬超韓遂,以為是要攻打自己,逼他們叛變,認為可先安定三輔,三輔安定後就可和平地招降張魯。但曹操不聽,鍾繇等入關後,馬超等果然叛變。建安十八年(213年),曹操稱魏公,建魏國,高柔任尚書郎,轉拜丞相理曹掾。當時軍人宋金等在合肥逃亡,有人建議盡殺他的母親、妻兒和弟弟,但高柔認為重刑不單無助於遏止士卒逃亡,更加因為自己無路可走而引發更多人逃亡,懷柔反更能觸起他們歸附之心。曹操聽從,很多無辜的逃兵家屬都得以倖存。後來高柔轉為潁川太守,任法曹掾。當時朝廷置校事,用以監察群下,高柔認為校事又不是在百官之上又非聽命於百官,而且校事趙達等人又多次以自己喜惡去處事,應作檢討;但曹操則信任趙達,認為他們才能做到檢百官的效能。後來趙達等人的奸惡之事被揭發,曹操殺了他們作為對當日不聽高柔勸諫的道歉。

曹丕即位為帝後,任命高柔為治書侍御史,賜爵關內侯,轉加治書執法。當時因為誹謗言詞多,曹丕於是下令要處死說者而賞賜告發者,但令到很多人互相誣告,高柔於是建議取消這項法令以免無辜人受害,但曹丕不立刻聽從,而下令要以誹謗之罪懲處誣告的人,而高柔則審查每一個告發案件,查明虛實,稍稍犯法也是輕判罰金了事。黃初四年(223年)遷任廷尉。黃初七年(226年)曹丕因為宿怨,借鮑勛有小過失而要枉法誅殺他,高柔堅決不從,曹丕乾脆調離高柔,直接指令廷尉執行詔令,不顧群臣反對而處死鮑勛。

曹叡繼位後,封高柔為延壽亭侯。高柔曾勸曹叡選取能力優越的博士任大官以彰顯儒術。又建議停建宮室及減少後宮妃嬪,減少對人民的負擔,以免耗損國力,曹叡都一一答應。後來宜陽典農劉龜偷偷於獵園打獵兔子,被其功曹張京告發,但曹叡則只交劉龜去收押,公文上不提張京,高柔要求告發者名字遭拒絕,高柔就說:「廷尉,天下之平也,安得以至尊喜怒而毀法乎?」後多次上奏,言辭深切,曹叡才醒悟,讓二人各自因其罪而判罰。

高柔後來升任太常,正始六年(245年)升任司空,正始九年(248年)又遷任司徒。在曹爽司馬懿的權力角力下,高柔支持司馬懿。嘉平元年(249年),司馬懿發動高平陵之變,高柔參與,以假節行大將軍事佔據曹爽軍營。曹爽被處死後,封為萬歲鄉侯。甘露元年(256年),曹髦即位,進封安國侯,任太尉。曹奐即位後,增邑又封二子為亭侯。景元四年(263年),高柔九十歲時逝世,諡元侯。由孫兒高渾嗣侯,曹奐咸熙年間改封昌陸子。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9%AB%98%E6%9F%94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