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昱 Cheng Yu

程昱 Cheng Yu程昱 Cheng Yu(141年-220年),字仲德,三國時期兗州東郡東阿(今山東聊城市東阿縣)人,三國時魏國將領和政治家。原名程立,因夢中於泰山捧日,被曹操更名程昱

黃巾之亂時,東阿縣縣丞王度呼應亂軍,在地方造反,更燒掉縣中的倉庫。東阿縣令踰城逃走,城中吏民負老攜幼向東逃到渠丘山。此時程昱尚在故鄉,所以亦雜在難民當中,他派人去偵查王度行動,發現王度等人因為縣城物資盡空不堪留守,於是走出城西五六里外屯軍。程昱便向縣中大戶薛房等人說:「如今王度得到城郭也不能屯居,其狀況如何有目共睹。他只不過想趁機虜掠財物,並沒有充實軍備作守城的打算。我們何不重奪縣城穩守下去?東阿城高牆厚,糧食充足,如今若果回城找尋縣令,共同堅守,王度必不能久待下去,那時向他攻擊,王度便可破了。」薛房等人都表示贊同。

可是當時很多吏民都不肯依從程昱的建議,程昱無奈嘆道:「愚民不可共計大事。」為了令所有縣民都願意行動,於是程昱密遣數騎在東山上高舉旗幡,讓所有縣民望見,然後命薛房等人大呼「賊兵已經攻至」,繼而乘勢下山取城,吏民以為黃巾亂兵真的已經殺到身邊,情急之下便跟隨程昱及薛房同往城中走回去,眾人終於找到縣令,進入城中共同守城。不久王度等人前來攻城,不能攻破,正欲退走。此時程昱帶領縣民開城門追擊,王度敗走。東阿縣方才得以保全。

初平年間,兗州刺史劉岱想召程昱出仕,程昱不肯答應。當時劉岱與袁紹公孫瓚三家共親,袁紹讓妻兒留在劉岱領地,公孫瓚亦派遣從事范方帶兵助劉岱守地。可是後來袁紹公孫瓚決裂,在早期階段公孫瓚曾經擊破袁紹軍隊,乘勢要求劉岱獻出袁紹的妻兒,並迫其與袁紹絕交。另一方面,公孫瓚又向范方下令:「若劉岱不獻上袁紹家小,就先行領兵回來。待我收拾了袁紹後,必定前來攻打劉岱。」

劉岱受到這個兩難的困擾,連日不能表決,別駕王彧向劉岱進言:「程昱是個有謀略的人,能斷大事。」劉岱於是禮召程昱問計,程昱說:「如果放棄袁紹這個近援而結交公孫瓚為遠助,這等同求助於越國的人去拯救在面前遇溺的孩童般愚昧。而且,公孫瓚最終必非袁紹之敵,如今他雖稍勝袁紹軍隊,但結果必為袁紹所擒。如果純粹被一朝一夕的形勢所動搖,而不思慮長遠的計劃,將軍您必敗無疑。」劉岱恍然大悟後,聽從其計,謝絕公孫瓚的要求。范方領兵歸去,但在他會合公孫軍之前,公孫瓚已被袁紹所破。

經此一役,劉岱深深佩服程昱的見識,於是向朝廷表奏程昱為騎都尉,程昱卻以有病為由不肯就任。

後來劉岱為黃巾亂軍所殺。曹操兵臨兗州,辟召程昱出仕,程昱毫不推託,一口答應。程昱即將赴任時,他的同鄉都感到十分疑惑,對程昱說:「為何一直不願意當官的你,這次會答應出仕呢?」程昱卻只笑而不答。程昱初到曹營,曹操便跟他談論大事,十分高興,以程昱為壽張令。

後來曹操征討徐州,令程昱荀彧留守鄄城。其時張邈等軍隊發動叛亂,迎接呂布進入兗州,更引起四周郡縣的響應,唯獨程昱等人守著的鄄城、范縣及東阿縣三處不為所動。當時有從呂布軍處投降的士兵指,呂布部下的陳宮、氾嶷將要帶兵攻取東阿及范縣,鄄城裡的百姓都十分恐懼。荀彧程昱說:「如今兗州作反,唯有此三城得以保全。陳宮等以重兵臨城,如果不能同心結力,三城必定會有所動搖。您(指程昱)是本地吏民最信賴的人,如今請您去游說他們堅守下去,一定可以成功!」程昱答應後便迅即起行,先往范縣。當時氾嶷軍隊已到范縣,范縣縣令靳允經程昱鼓勵後,安排伏兵刺殺氾嶷,一舉成功。程昱又遣人佔住倉亭的渡口,使陳宮軍不能渡河進軍。接著程昱離開范縣,來到東阿,其時東阿令棗祗已經率領當地吏民拒城堅守。又有兗州從事薛悌與程昱協謀,終於守住了三城。曹操回到兗州後,知道此事,親執程昱之手說:「若非程卿之力,吾無所歸矣。」於是表奏程昱為東平相,屯於范縣。

曹操呂布在濮陽交戰時,數度失利。其時又有蝗禍,於是雙方暫時收兵。袁紹趁機游說曹操遷家人到鄴城居住(作為人質),亦答應與其連和。當時曹操眼見兗州新失,軍糧又將盡,正想答應袁紹要求。程昱見狀立即向曹操進諫:「聽說將軍想遣家人遷往鄴城,與袁紹連和,有這樣的事嗎?」曹操說:「是的。」程昱便說:「我認為將軍您只是一時失了分寸而已,否則又怎會如此不深思熟慮呢?袁紹據有燕、趙之地,懷并吞天下之心,可是以他的智謀並不足以成事。將軍自以為能在他底下做事嗎?將軍您有非一般的威望,可以像韓信、彭越他們這樣臣服於他人嗎?如今兗州雖殘,尚有三城可守。能戰之士,不下萬人。以將軍的神武,加上我和文若(荀彧字)等人的協助,絕對可以完成霸王之業。希望將軍能慎重考慮!」曹操才打消了與袁紹結盟的想法。

漢獻帝定都許昌後,以程昱為尚書。其時兗州尚未綏撫停當,於是又以程昱為東中郎將,領濟陰太守,都督兗州事宜。當時據有徐州的劉備呂布所襲,投奔曹操程昱曹操說:「我觀察劉備,認為他是一個有雄才而甚得眾心的人物,這人一定不甘為人下,不如儘早殺掉他。」曹操不聽其言,更派遣劉備截擊袁術程昱郭嘉便向曹操說:「主公前日不除掉劉備,如今更向他借兵,他必定會有異心的。」曹操聞言大悔,但已經追之不及了。事實證明,袁術病死後,劉備去到徐州,殺掉守城的車冑,舉兵背反曹操

不久,程昱升為振威將軍。當時袁紹在黎陽,準備移兵南渡,而程昱卻只帶七百兵守著鄄城,曹操知道情況危急,命人告訴程昱,表示要增加二千兵前往鄄城助守。程昱不肯接受,說道:「袁紹擁兵十萬之眾,自以為所向無前。他見我領兵少,必然輕視此地,不來進攻。但如果增加了我的士兵,軍備過多則會引起袁紹注意,在他的立場而言,鄄城勢將成為他不可不攻之地,而以他的軍隊亦必定能成功攻陷此地。因此向這裡添兵只會有損無益。希望主公不要過於疑慮!」曹操了解過他的分析後,聽從其言。後來袁紹探知程昱守地兵少,果然不向該地進兵。曹操知道此事後,向賈詡道:「程昱的膽識,比起孟賁、夏育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啊!」不久,程昱糾合一夥在野的亡命之徒,組織成數千人的精兵隊伍,與曹操會師黎陽,討伐袁譚袁尚。二袁破走後,程昱拜為奮武將軍,封安國亭侯。

接著曹操征討荊州,劉備投奔東吳求助。有人認為孫權必會殺掉劉備程昱卻認為:「孫權新任在位,尚未受到天下的重視。曹公無敵於天下,初舉荊州,威震江表,孫權雖然有謀,亦不能獨自抵擋。劉備一向有英名,關羽張飛皆是力敵萬人的豪傑,孫權必定會援助他們,藉其力以防御我軍。當大難消除後,雙方分道揚鑣,劉備得到了實際資本,孫權就再也不能殺掉劉備了。」事實上,孫權果然向劉備補給軍兵,以抵御曹操

攻取荊州後,中原之地大致平定,曹軍勢力逐漸擴充。一次,曹操撫著程昱之背說道:「當初兗州之敗,若非聽從你的計謀,我又怎可以來到這裡呢?」程昱答道:「所謂『知足不辱』(出自《道德經》第四十四章,指一個人只要懂得知足,就不會因為過份的貪婪而得到屈辱的收場),如今是我急流湧退的時候了。」於是正式表示從此繳還兵權,闔門不出。

曹操征討馬超時,曹丕留守都城,程昱負責參知軍事。當時田銀、蘇伯等於河間作反,曹丕遣將軍賈信征討。叛軍中有千餘人請降,朝中大臣皆認為應按照舊法,盡誅降軍,程昱卻說:「以前之所以要誅殺投降者,是因為當時局勢動蕩,天下大亂,攻打賊人時採取『圍而後降者不赦』的方針,目的在於向其它亂黨顯示不儘早投降的後果,讓所有敵人都感到懼怕,未圍先降,那以後用兵便不需要動輒圍城。如今天下形勢大致已經安定,而且今次的戰事是發生在領土之內,這些都是不成氣候的賊眾,殺了他們也沒有可以示威示懼的地方,失去了以往誅降的策略意義。因此我認為這些降兵不可誅殺;即使要誅殺他們,也要先詢問曹公的意見。」可是當時的大臣都說:「軍事方面我們可以自行下決定,毋須事事向曹公啟奏啊!」程昱聞言後,不再作出回應。

直至朝議完結後,曹丕離開議堂,特地引見程昱,向其詢問:「您似乎言猶未盡?」程昱方才表示:「所謂『可以自行下決定』的制度,是指面對臨時之急,需要盡速立定決策的時候,才可以實行的。如今反賊已經被賈信制服,此事不會突發太過急劇的異變。因此老臣才不希望將軍急於自作主張,做出專制的事情。」曹丕這才明白程昱的苦心,嘆道:「程君真是考慮得十分周到啊!」他即時將河間叛變一事向曹操交代,曹操經居府長史國淵的進勸,果然下令不誅降者。曹操還都知道來龍去脈後,十分喜悅,向程昱說:「程卿不單止明於軍事計略,亦善於處理別人父子之間的事情。」

由於程昱為人性情剛戾,與人多有不和。有人誣告程昱謀反,可是曹操程昱的待遇卻更加親近。曹操擔任魏公建立魏公國時,程昱擔任衛尉(九卿之一),後來與中尉邢貞為了威儀方面的事情發生衝突,遭到罷免。後來文帝曹丕登基建立魏朝,程昱復為衛尉,進封安鄉侯,增邑三百戶,並前共有八百戶。少子程延及孫兒程曉皆被封為列侯。

當時朝廷正欲陞程昱為三公之列,可是程昱卻在此時去世。曹丕亦為之流涕,追贈車騎將軍,諡曰肅侯,享年八十歲。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9%99%B3%E7%BE%A4_(%E4%B8%89%E5%9C%8B)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