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宮 Chen Gong

陳宮 Chen Gong陳宮 Chen Gong(生年不詳-199年),字公臺,兗州東郡武陽縣(位於山東省與河南省之間)人,剛直烈壯,年少與海內知名之士皆連結。

東漢末年天下大亂,陳宮曹操任東郡太守時部下。

初平三年(192年),青州的百萬黃巾黨入侵了兗州,轉入東平縣。兗州刺史劉岱想要攻打黃巾黨,鮑信卻勸他最好固守。劉岱不聽鮑信的勸告,與黃巾黨交戰,兵敗被殺。

劉岱既死,陳宮曹操:「州今無主,而王命斷絕,宮請說州中,明府尋往牧之,資之以收天下,此霸王之業也。」陳宮說別駕、治中:「今天下分裂而州無主;曹操,命世之才,若迎以為牧州,必寧生民。」濟北相鮑信等同意。鮑信乃與州吏萬潛等至東郡迎曹操領兗州牧。出兵擊黃巾於壽張東面。鮑信力戰鬭而死,僅而破之。追黃巾至濟北。受降卒三十餘萬,男女百餘萬口,收其精銳者,號為青州兵。

興平元年(194年),曹操東征徐州陶謙,使程昱荀彧留守鄄城。其將領陳宮屯東郡。陳宮與從事中郎許汜、王楷共謀反叛曹操陳宮說張邈:「今天下分崩,雄桀並起,君擁十萬之眾,當四戰之地,撫劒顧眄,亦足以為人豪,而反受制,不以鄙乎!今曹操東征,其處空虛,呂布壯士,善戰無前,迎之共據兗州,觀天下形埶,俟時事變通,此亦從橫一時也。」張邈與弟張超及陳宮等迎呂布為兗州牧,據濮陽,郡縣皆應。

呂布至,張邈使劉翊告荀彧:「呂布來助曹操陶謙,緊需請求軍糧。」眾疑惑。荀彧知張邈為叛亂,即緊守兵馬,急召東郡太守夏侯惇,而兗州諸城皆應呂布。時曹操大軍攻陶謙,留守兵少,而諸將多與張邈、陳宮通謀。夏侯惇至,其夜誅謀叛者數十人,眾乃定。豫州刺史郭貢率眾數萬來至城下,或言與呂布同謀,眾甚懼。郭貢求見荀彧荀彧將往。夏侯惇等曰:「君,一州鎮守,往必危險,不可。」,荀彧:「郭貢與張邈等,分非素結也,今來速,計必未定;及其未定說之,縱不為用,可使中立,若先疑之,彼將怒而成計。」郭貢見荀彧無懼意,認為鄄城難攻而退兵。 呂布軍降者,言陳宮取東阿,又使氾嶷取范,吏民皆恐。彧謂程昱曰:「今兗州反,唯有此三城。陳宮等以重兵臨之,非有以深結其心,三城必動。君,民之望也,歸而說之,殆可!」程昱乃歸,過范,說其令靳允:「聞呂布執君母弟妻子,孝子誠不可為心!今天下大亂,英雄並起,必有命世,能息天下之亂者,此智者所詳擇也。得主者昌,失主者亡。陳宮叛迎呂布而百城皆應,似能有為,然以君觀之,布何如人哉!夫布,粗中少親,剛而無禮,匹夫之雄耳。陳宮等以勢假合,不能相君也。兵雖眾,終必無成。曹操智略不世出,殆天所授!君必固范,我守東阿,則田單之功可立也。孰與違忠從惡而母子俱亡乎?唯君詳慮之!」靳允流涕:「不敢有二心。」時氾嶷已在縣,靳允伏兵刺殺氾嶷,歸勒允兵守。程昱又遣別騎絕倉亭津,陳宮至,不得渡。程昱至東阿,東阿令棗祗已率厲吏民,拒城堅守。又兗州從事薛悌與程昱協謀,終於堅守三城,以待曹操

曹操引軍從東還,呂布攻鄄城不能下,西屯濮陽。曹操:「呂布一旦得一州,不能據東平,斷亢父、泰山之道乘險要我,而屯濮陽,我知其無能。」遂進軍攻之。布出兵戰,先以騎犯青州兵。青州兵奔,曹操陣亂,馳突火出,墜馬,燒左手掌。司馬樓異扶曹操上馬,遂引去。未至營止,諸將未與曹操相見,皆恐懼。曹操親自勞軍,令軍中準備攻城器具,再次進攻,與呂布攻守百餘日。蝗蟲起,百姓大餓,呂布糧食亦盡,各引軍去。呂布東屯山陽。

荀彧:「昔日劉邦保關中,劉秀據河內,皆深根固本以制天下,進足以勝敵,退足以堅守,故雖有困敗而終濟大業。將軍本以兗州首事,平山東之難,百姓無不歸心悅服。且河、濟,天下之要地也,今雖殘壞,猶易以自保,是亦將軍之關中、河內也,不可以不先定。今以破李封、薛蘭,若分兵東擊陳宮陳宮必不敢西顧,以其閒勒兵收熟麥,約食畜谷,一舉而呂布可破也。破呂布,然後南結揚州,共討袁術,以臨淮、泗。若舍呂布而東征徐州,多留兵則不足用,少留兵則民皆保城,不得樵採。布乘虛寇暴,民心益危,唯鄄城、范、衞可全,其餘非己之有,是無兗州也。若徐州不定,將軍當安所歸乎?且陶謙雖死,徐州未易亡也。彼懲往年之敗,將懼而結親,相為表裏。今東方皆以收麥,必堅壁清野以待將軍,將軍攻之不拔,略之無獲,不出十日,則十萬之眾未戰而自困耳。前討徐州,威罰實行,其子弟念父兄之恥,必人自為守,無降心,就能破之,尚不可有也。夫事固有棄此取彼者,以大易小可也,以安易危可也,權一時之勢,不患本之不固可也。今三者莫利,願將軍熟慮之。」曹操乃止。大收麥,復與呂布戰,二年間,曹操盡復收諸城,擊破呂布於鉅野。呂布敗走東奔劉備。兗州遂平。

建安四年(199年)冬,曹操軍隊圍攻下邳時,曾獻計,以呂布屯兵城外,與下邳互為犄角,但不為呂布所採納。三月後,呂布軍心崩潰,部將侯成、魏續、宋憲叛變,縛其投降曹操

陳宮被縛,和曹操對話,並託付妻子於曹操之後,表明就死決心。曹操一度欲勸他再度出仕自己,但陳宮不為所動,此刻義正辭言地答道:「作為漢朝的臣子沒有報國盡忠,且作為人子沒有盡孝,理當一死。」請出就戮,以正軍法.,赴刑場就義而死。曹操泣而送之請出,陳宮死後老母妻小一直都由曹操所供養,若有怠慢者,即斬殺之。

據傳陳宮受刑前,曹操因不忍殺之,曾以「公台,你死了你的女兒、母親怎麼辦啊?」之辭勸留,陳宮則答以:「宮聞孝治天下者不絕人之親,仁施四海者不乏人之祀,老母在公,不在宮也。」,表現出一心求死之志,曹操無奈,只好處死陳宮,但之後也一直供養陳宮的家人。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9%99%88%E5%AE%AB

分享到:更多 ()